有偿代找电子书。

需要请加微信(miezhangge)。

可代找各种小说、电子书、畅销图书。

丑时的更早已敲过了,天空中的星河随着夜的加深似乎变得暗淡了一些,若有似无的云层横亘在天幕之上。

院落里能用的房间只有两间,此时正遮蔽了灯光,由那黑旗军的小军医对一共五名重伤员进行急救,黄山偶尔端出有血的热水盆来,除此之外,倒时不时的能听到小军医在房间里对黄剑飞、曲龙珺两人的骂声。

血水倒进一只坛子里,暂时的封起来。另外也有人在严鹰的指挥下开始到厨房煮起饭来,众人多是刀口舔血之辈,半晚的紧张、厮杀与奔逃,肚子早已经饿了。

小军医在房间里处理重伤员时,外头伤势不重的几人都已经给自己做好了包扎,他们在屋顶、墙头监视了一阵外头。待感觉事情稍稍平静,黄南中、严鹰二人碰头商议了一阵,随后黄南中叫来家中轻功最好的叶子,着他穿过城市,去找一位之前预定好的手眼通天的人物,看看明早能否出城。严鹰则也唤来一名手下,让他回去寻找关山海,以求后路。

“我们都上了那魔头的当了。”望着院外诡谲的夜色,严鹰叹了口气,“城内局势如此,黑旗军早有所知,心魔不加制止,便是要以这样的乱局来警告所有人……今夜之前,城里到处都在说‘铤而走险’,说这话的人当中,估计有不少都是黑旗的细作。今夜过后,所有人都要收了闹事的心肠。”

“汉末之时,董卓权倾朝野,挟天子以令诸侯,朝堂上下,何人不惧。可以威势压人,从来难得长久。”黄南中道,“只要他不能以德服人、以理服人,前仆后继者总会出现。”

城市的骚乱隐隐约约的,总在传来,两人在屋檐下交谈几句,心神不宁。又说到那小军医的事情,严鹰道:“这姓龙的小大夫,真信得过吗?”

“他犯军纪,偷偷卖药,是一个月以前的事情了,黑旗要想下套,也不至于让个十四五岁的娃娃来。只是他自小在黑旗长大,纵然犯了事,能否死心塌地地帮我们,且不好说。”

“若能抓个黑旗的人来,让他亲手杀了,便不用多猜。”

严鹰说到这里,目光望着院外,黄南中也点了点头,环顾四周。此时院子里还有十八人,除掉五名重伤员,闻寿宾父女以及自己两人,仍有九人身怀武艺,若要抓一个落单的黑旗,并不是毫无可能。

但两人沉默片刻,黄南中道:“这等情况,还是不要节外生枝了。如今院子里都是好手,我也交代了剑飞他们,要注意盯紧这小军医,他这等年纪,玩不出什么花样来。”

严鹰脸色阴沉,点了点头:“也只好如此……严某今日有亲人死于黑旗之手,眼下想得太多,若有冒犯之处,还请先生见谅。”

黄南中也拱了拱手,目光严峻:“黄某今日带来的,说是家将,实际上许多人我都是看着他们长大,有的如子侄,有的如兄弟,这边再加上叶子,只余五人了。也不知道其他人遭遇如何,将来能否逃出成都……对于严兄的心情,黄某也是一般无二、感同身受。”

两人如此说完,黄南中打声招呼,转身进去房间里,查看急救的情况。

后方只是并排相连的两间青砖房,内里家具简单、摆设朴素。按照先前的说法,乃是那黑旗军小军医在家人都去世以后,用军队的抚恤金在成都城内置下的唯一产业。由于原本便是一个人住,里间只有一张床,此时被用做了急救的诊台。

事急从权,众人在地上铺了稻草、破布等物让伤者躺下。黄南中进来之时,原本的五名伤员此时已经有三位做好了紧急处理和包扎,正在为第四名伤者取出腿上的子弹,房间里血腥气弥漫,伤者咬了一块破布,但仍旧发出了渗人的声音,令人头皮发麻。

屋内的气氛让人紧张,小军医骂骂咧咧,黄剑飞也跟着絮絮叨叨,名叫曲龙珺的姑娘小心地在一旁替那小军医擦血擦汗,脸上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各人身上都沾了鲜血,房间里亮着七八支烛火,纵然夏日已过,依然形成了难言的燥热。黄山见家中主人进来,便来低声地打个招呼。

那小军医言语虽不干净,但手底下的动作迅速、有条不紊,黄南中看得几眼,便点了点头。他进门主要不是为了指点手术,转头朝里间角落里望去,只见陈谓、秦岗两名英雄正躺在那边。

名叫陈谓的杀手乃是“鬼谋”任静竹手下的大将,此时由于受伤严重,半个身体被包扎起来,正一动不动地躺在那儿,若非黄山回报他没事,黄南中几乎要以为对方已经死了。

在陈谓身边的秦岗块头稍大一些,急救之后,却不肯闭上眼睛休息,此时在背后垫了枕头,半躺半坐,两把钢刀放在手边,似乎因为与众人不熟,还在警惕着周围的环境,护卫着同伴的安危。

他有心与对方套个近乎,走过去道:“秦英雄,您受伤不轻,包扎好了,最好还是能休息一下……”

只听那秦岗道:“未离险地,不敢安睡。何况我辈习武之人,能熬过今日之痛,异日再受此伤,便算不得什么了。”

“英雄真乃铁血之士,令人钦佩。”黄南中拱了拱手,“也请英雄放心,只要有我等在此,今夜纵是豁出性命,也定要护了两位周全。这是为了……往后说起今日屠魔之举时,能有如周宗师一般的英雄之名放在前头,我等此时,命不足惜……”

他说到周侗,秦岗沉默下来,过得片刻,似乎是在听着外面的声音:“外头还有动静吗?”

“仍然有人前仆后继,黑旗军凶狠惊人,却失道寡助,说不定明日天亮,咱们便能听到那魔头伏诛的消息……而即便不能,有今日之壮举,他日也会有人源源不断而来。今日不过是第一次而已。”

他的声音沉稳,在血腥与燥热弥漫的房间里,也能给人以安稳的感觉。那秦岗看了他几眼,咬着牙关道:“我三位师弟,死在黑旗的刀枪下了……但我与师兄还活着,今日之仇,来日有报的。”

“一定的。”黄南中道。

两人在这边说话,那边正在救人的小大夫便哼了一声:“自己找上门来,技不如人,倒还嚷着报仇……”

这少年的语气难听,房间里几名重伤员先前是性命捏在对方手里,黄剑飞是得了主人叮嘱,不便发作。但眼前的局势下,谁人的心中没憋着一把火,那秦岗当即便朝对方怒目以视,坐在一旁的黄南中目光之中也闪过一丝不豫,却拍拍秦岗的手,背对着小大夫那边,淡淡地开口。

“今年女真人肆虐过中原,又打过了江南各地,而今天下,流民四散,今年不知道有多少百姓要在饥寒交迫中饿死。这景象在中原已有十年了,初时易子而食,到后来千里无鸡鸣,并非说笑。傲天啊,你在成都,看见的是富庶繁华,可当今天下,许许多多的人是真的要冻饿而死了。你当我们来到这里,为的是什么呢?”

小大夫手中持刀,半张脸上都有血,像是料不到对方竟敢还嘴:“打不过女真人,怪西南喽?”

黄南中一片淡定:“武朝拥立了数位昏君,这一点无话可说,而今他丢了江山,天下四分五裂,可算是天道循环、善恶有报。然而天下百姓何辜?西城县戴梦微戴公,于女真人手上救下百万军民,黑旗军说,他得了民心,暂不与其追究,实际为何呢?全因黑旗不肯为那百万乃至数百万人负责。”

他侃侃而谈:“当然场面话是说得好的,黑旗有那位心魔坐镇,表面上说敞开门户,愿意与四方往来做生意。那什么是生意呢?今日天下其他地方都被打烂剩一堆不值钱的瓶瓶罐罐了,只有华夏军物产丰盈,表面上做生意,说你拿来钱物,我便卖东西给你,私下里还不是要占尽各家的便宜。他是要将各家各户再扒皮拆骨……”

“……若是往年,这等商贾之道也没什么说的,他做得了生意,都是他的本事。可而今这些生意关系到的都是一条条的人命了,那位魔头要这样做,自然也会有过不下去的,想要来到这里,让黑旗换个不那么厉害的头头,让外头的百姓能多活一些,也好让那黑旗真正对得起那华夏之名。”

他的话语沉稳而平静,一旁的秦岗听得连连点头,用力捏了捏黄南中的手。另一边的小大夫正在救人,全神贯注,只觉得这些声音入了耳中,那一句都像是有道理,可哪一句又都无比别扭,待到处理伤势到一定阶段,想要反驳或者开口讽刺,整理着思路却不知道该从哪里说起。

那黄南中站起来:“好了,世间道理,不是我们想的那般直来直往,龙大夫,你且先救人。待到救下了几位英雄,仍有想说的,老夫再与你说道说道,眼下便不在这里打扰了。”

他心中有气,但毕竟分得清轻重,眼下纵然将这十多岁的黑旗成员驳得哑口无言又有何益?纵然要做点什么,也只能等到对方救完人之后再做打算。

当下告别秦岗,拍了拍黄剑飞、黄山两人的肩膀,从房间里出去,此时房间里第四名重伤员已经快包扎妥当了。

外头院子里,众人已经在厨房煮好了米饭,又从厨房角落里找出一小坛腌菜,各自分食,黄南中出来后,家将送了一碗过来给他。这一夜凶险,委实漫长,众人都是绷紧了神经过的半晚,此时呼噜噜地往嘴里扒饭,有的人停下来低骂一句,有的想起先前死去的弟兄,忍不住流下眼泪来。黄南中心中理解,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是未到伤心处。

这一夜的紧张、凶险、恐惧,难以归纳。人们在动手之前早已想象了多次发动时的情景,有成功也有失败,但即便失败,也总会以轰轰烈烈的姿态收场——他们在过往早已听过无数次周侗刺杀宗翰时的景状,这一次的成都时间又大摇大摆地酝酿了一个多月,无数人都在谈论这件事。

到得昨夜爆炸声起,他们在前半段的忍耐中听到一场场的骚动,心情也是激昂澎湃。但谁也没想到,真轮到自己上场动手,不过是区区片刻的混乱场面,他们冲上前去,他们又飞快地逃跑,有的人看见了同伴在身边倒下,有的亲自面对了黑旗军那如墙一般的盾牌阵,想要出手没能找到机会,半数的人甚至有些迷迷糊糊,还没上手,前方的同伴便带着鲜血再往后逃——若非他们转身逃跑,自己也不至于被裹挟着乱跑的。

他们不知道其他动乱者面对的是不是这样的情景,但这一夜的恐惧尚未过去,即便找到了这个军医的小院子暂做躲藏,也并不意味着接下来便能安然无恙。一旦华夏军解决了街面上的事态,对于自己这些跑掉了的人,也必然会有一次大的搜捕,自己这些人,不一定能够出城……而那位小军医也不见得可信……

如此吃着饭菜,众人回忆起先前的狼狈与难堪,再想想接下来的局面和危险,一时间院子里的气氛压抑难言。那“泗州杀人刀”毛海情绪烦躁,忍不住问了数次:“那姓龙的小子没动什么手脚吧?”

“是不是要多进去看看。”

“我觉得他未必可信。”

他絮絮叨叨,还忍不住进房间走了两趟,其中一次明显与那小军医发生了冲突,那小军医嚷着“有种就动手”,却因为黄剑飞的保护,毛海也只能压着怒气出来。

黄南中与严鹰过去劝了他几句:“此时动气,又有何用?”

毛海双目通红,闷声闷气地道:“我兄弟死了,他冲在前头,被黑旗那帮狗贼活生生的砍死了……在我眼前活生生地砍死的……”

他的声音压抑异常,黄南中与严鹰也只好拍拍他的肩膀:“局势未定,房内几位义士还有待那小大夫的疗伤,过了这个坎,怎么样都行,咱们这么多人,不会让人白死的。”

如此发生些小小插曲,众人在院子里或站或坐、或来回走动,外头每有一丝动静都让人心神紧张,假寐之人会从屋檐下陡然坐起来。

丑时将尽,院子上的星光变得暗淡起来,房间里的急救治疗才暂时完成。小军医、黄剑飞、曲龙珺等人才从里头出来。黄剑飞过去跟主人报告急救的结果:五人的性命都已经保住,但接下来会怎样,还得慢慢看。

小军医眼见院子里有人吃饭,便也朝着院子角落里作为厨房的木棚那边过去。曲龙珺去看了看心神不宁的义父,闻寿宾让她去吃些东西,她便也走向那边,准备先弄点水洗洗手和脸,再看能不能吃下东西——这个夜晚,她其实想吐很久了。

到了厨房这边,小军医正在炉灶前添饭,名叫毛海的刀客堵在外头,想要找茬,眼见曲龙珺过来想要进去,才让开一条路,口中说道:“可别以为这小子是什么好东西,迟早把我们卖了。”

曲龙珺唯唯诺诺,进去取水,待对方端着碗离开,方才懂事地添了两碗饭,夹了些腌菜——她虽然暂时吃不下,却没忘了给黄剑飞、黄山两人各端一碗去。

此时院子里气氛让她感到害怕。

一群凶神恶煞、刀口舔血的江湖人或多或少身上都有伤,带着些微的血腥气在院落四周或站或坐,有人的目光在盯着那华夏军的小军医,也有这样那样的目光在偷偷地望着自己。

——望向小军医的目光并不善良,警惕中带着嗜血,小军医估计也是很害怕的,只是坐在台阶上吃饭兀自死撑;至于望向自己的眼神,往日里见过许多,她明白那眼神中到底有怎样的含义,在这种混乱的夜晚,这样的眼神对自己来说更是危险,她也只能尽量在熟悉一点的人面前讨些善意,给黄剑飞、黄山添饭,便是这种恐惧下自保的举动了。

黄南中、严鹰两人算是这个院落里真正的核心人物,他们搬了木桩,正坐在屋檐下相互闲聊,黄剑飞与另外一名江湖人也在旁边,此时也不知说到什么,黄南中朝小军医这边招了招手:“龙小哥,你过来。”

少年一面吃饭,一面过去在屋檐下的台阶边坐了,曲龙珺也过来送饭给黄剑飞,听得黄南中问道:“你叫龙傲天,这个名字很讲究、很有气势、器宇不凡,想必你以往家境不错,父母可读过书啊?”

龙傲天扒着饭:“没读多少书,我爹就是个大夫,娘是农村种地的。”

“哦?那你这名字,是从何而来,别的地方,可起不出如此大名。”

“宁先生杀了皇帝,所以这些年华夏军起名叫这个的孩子挺多啊,我是六岁上改的,隔壁村还有叫霸天、屠龙、弑君的。”

“……原来如此。”黄南中与严鹰愣了愣,方才点头,一旁曲龙珺忍不住笑了出来,随后才转身到房间里,给黄山送饭过去。

从房间里出来,屋檐下黄南中等人正在给小军医讲道理。

“……你先前在屋内不是有些疑惑么,眼下便跟你说说那位宁先生到底都做了些什么……《管子》有载,士农工商为四民,士在前,农次之,工再次,商最末,为何商人排在最末呢,不是没有道理的,商人重利轻义,不能全然没有,但若是多了,必成大患……”

“为什么?”小军医插了一句嘴。

“嗯?”

“为什么多了就成大患呢?”

“他重利轻义,这世上若只有了利益,被有道义,那这世上还能过吗?我打个比方你就懂了……那是景翰十一年的时候,右相秦嗣源仍然在位,天下水旱皆糟了灾,无数地方粮荒,便是如今你们这位宁先生与那奸相一道负责赈灾……赈灾之事,朝廷有拨款啊,可是他不一样,为求私利,他发动各地商户,大肆出手发这一笔国难财……”

“这笔钱财发过之后,右相府庞大的势力遍及天下,就连当时的蔡京、童贯都难挡其锋锐,他做了什么?他以国家之财、百姓之财,养自己的兵,于是在第一次围汴梁时,唯有右相极其两个儿子手头上的兵,能打能战,这莫非是巧合吗……”

“明明不是这样的……”小军医蹙起眉头,最后一口饭没能咽下去。

一旁的严鹰拍拍他的肩膀:“孩子,你才十四岁,你在黑旗军当中长大的,莫非会有人跟你说真话不成,你这次随我们出去,到了外头,你才能知道真相为何。”

龙傲天瞪着眼睛,一时间无法反驳。

黄南中道:“就拿眼下的事情来说吧,傲天啊,你在黑旗军中长大,对于黑旗军重契约的说法,大概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你会觉得,黑旗军愿意打开门啊,愿意做生意,也愿意卖粮,你们觉得贵,不买就行了,可当今天下,能有几个人买得起黑旗军的东西啊,说是打开门,实际上也是关着的……如同当年赈灾,粮价涨到三十两,也是有价格啊,经商的说,你嫌贵可以不买啊……所以不就饿死了那么多人吗,这里在商言商是不行的,能救天下人的,唯有心中的大义啊……”

一旁的严鹰接话:“那宁魔头做事,口中都讲着规矩,实际上全是生意,眼下这次如此多的人要杀他,不就是因为看起来他给了旁人路走,实际上无路可走么。走他这条路,天下的百姓终究是救不了的……有关这宁魔头,临安吴启梅梅公有过一篇雄文,细述他在华夏军中的四项大罪:凶残、奸狡、疯狂、暴虐。孩子,若能出去,这篇文章你得反复看看。”

黄南中缓缓道:“另外那宁魔头还有两项根子上的错处,一是他鲁莽弑君,以至于事情再无转圜余地,而是他狂妄至极口称灭儒,为天下笑。他的格物之学本是好东西,就因为他做的这些事情,以至于无法推而广之。黑旗军中也有英雄,可惜跟着这魔头,无法与这天下和解……”

他继续说着:“试想一下,若是今日或者将来的某一日,这宁魔头死了,华夏军可以成为天下的华夏军,许许多多的人愿意与这里来往,格物之学可以大范围推广。这天下汉人不用互相厮杀,那……火箭技术能用于我汉人军阵,女真人也不算什么了……可只要有他在,只要有这弑君的前科,这天下无论如何,无法和谈,多少人、多少无辜者要因此而死,他们原本是可以救下来的。”

黄南中说到这里,叹了口气:“可惜啊,此次成都**,终究还是掉入了这魔头的算计……”

他与严鹰在这边侃侃而言,也有三名武者随后走了过来听着,此时听他讲起算计,有人疑惑开口相询。黄南中便将之前的话语再说了一遍,关于华夏军提前布局,城内的刺杀舆论可能都有华夏军细作的影响等等算计一一加以分析,众人听得怒火中烧,愤懑难言。

黄南中道:“都说善战者无赫赫之功,真正的王道,不在于杀戮。成都乃华夏军的地盘,那宁魔头原本可以通过布置,在实现就遏制今晚的这场混乱的,可宁魔头嗜杀成性,早习惯了以杀、以血来警醒旁人,他就是想要让别人都看到今晚死了多少人……可这样的事情时吓不住所有人的,看着吧,异日还会有更多的义士前来与其为敌。”

旁边毛海道:“他日再来,老子必杀这魔头全家,以报今日之仇……”

一名绷带包着侧脸的侠士说道:“听说他一家有六七个老婆,都长得如花似玉的……陈谓陈英雄最善乔装,他此次若不是要刺杀那魔头,但去刺杀他的几个死鬼老婆孩子,说不定早得手了……”

“……眼下陈英雄不死,我看正是那魔头的报应。”

有人朝旁边的小军医道:“你现在知道了吧?你若是还有半点人性,接下来便别给我宁先生长宁先生短的!”

有人朝他背后踢了一脚,倒是没有用力,只踢得他身体超前晃了晃,口中道:“老子早看你这条黑旗贱狗不爽了。”小军医以凶狠的目光扭头回望,由于房间里五名伤员还需要他的照了,黄剑飞起身将对方推开了。

众人随后继续说起那宁魔头的凶狠与残暴,有人盯着小军医,继续骂骂咧咧——先前小军医骂骂咧咧是因为他还要救人,眼下毕竟急救做完了,便不必有那么多的顾忌。

坐在院子里,曲龙珺对于这同样没有还手力量、先前又一道救了人的小军医多少有些于心不忍。闻寿宾将她拉到一旁:“你别跟那小子走得太近了,当心他今天不得善终……”

闻寿宾的话语之中有着巨大的不详气息,曲龙珺眨了眨眼睛,过得许久,终于还是沉默地点了点头。这样的局势下,她又能怎么样呢?

时间在众人说话之中早已到了寅时,天空中的光芒更是晦暗。城市当中偶尔还有动静,但院内众人的情绪在亢奋过这一阵后终于稍微安静下来,时间即将进入凌晨最为黑暗的一段光景。

曲龙珺靠在墙边假寐,偶尔有人走动,她都会为之惊醒,将目光望过去一阵。那小军医又被人针对了两次,一次是被人故意地推搡,一次是进去房间里查看伤员,被毛海堵在门口骂了几句。

房间里的灯光在伤势处理完后已经彻底地熄灭了,灶台也没有了任何的火焰,院落窸窸窣窣,星光下的人影都像是带着一抹灰蓝色,曲龙珺双手抱膝,坐在那儿看着远处天空中渺茫的星火,这漫长的一夜还有多久才会过去呢?她心中想着这件事情,许多年前,父亲出去征战,回不来了,她在院子里哭了一整夜,看着夜到最深,白●第一小说app下载地址xbzs.cc●日的天光亮起来,她等待父亲回来,但父亲永远回不来了。

父亲死后的这些年,她一路辗转,去过一些地方,对于将来早已没有了积极的期待。能够不留在华夏军,接下那细作的任务固然是好,可是回去了也不过是卖到那个大户人家当小妾……这一夜的提心吊胆让她觉得疲累,先前也受了这样那样的惊吓,她害怕被华夏军杀死,也会有人兽性大发,对自己做点什么。但好在接下来这段时间,会在安静中度过,不用害怕这些了……

她心中这样想着。

寅时二刻左右,黄南中、严鹰坐在木桩上,靠着墙壁强打精神,偶尔交谈几句,没有休息。虽然精神上已然疲惫,但根据之前的推测,应该也会有作乱者会选择在这样的时刻发起行动。院子里的众人也是,在屋顶上瞭望的人睁大了眼睛,毛海走过屋檐,抱着他的刀,黄山出门透了几口气又进去,其余人也都尽量保持清醒,等待着外头动静的传来——若能杀了宁魔头,接下来他们要迎接的便是真正的曙光了。

曙光没有到来。

先前踢了小军医龙傲天一脚的乃是严鹰手下的一名侠客,喝了水正从屋檐下走过去,与站起来的小军医打了个照面。这侠客高出对方两个头,此时目光睥睨地便要将身体撞过来,小军医也走了上去。

在曲龙珺的视野中看不清发生了什么——她也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两人的身体一碰,那侠客发出“唔”的一声,双手猛地下按,原本还是前进的步伐在刹那间狂退,身体碰的撞在了屋檐下的柱子上。

众人都有些错愕地望过来。

下一刻,名叫龙傲天的少年双手横挥。刀光,鲜血,连同对方的五脏六腑飞起在黎明前的夜空中——

有偿代找电子书。

需要请加微信(miezhangge)。

可代找各种小说、电子书、畅销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