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偿代找电子书。

需要请加微信(miezhangge)。

可代找各种小说、电子书、畅销图书。

黑夜里只有星光,成都城南平戎路当头的乙字院,一个又一个的脚步快速地跨过了作为屋主的小军医的身旁。焦急而烦乱的气息顿时便充斥了这所破旧的小院。

“里头没人……”

“周围看来还好……”

“小声些……”

“快进来……”

“这小子确实一个人住……”

压抑的声音急促却又细细碎碎的响起来,进门的数人各持刀兵,身上有厮杀过后的痕迹。他们看环境、望周边,待到最紧急的事情得到确认,众人才将目光放到作为屋主的少年脸上来,名叫黄山、黄剑飞的绿林侠客身处其中。

持刀指着少年的是一名看来凶神恶煞的男子,绿林匪号“泗州杀人刀”,姓毛名海,开口道:“要不要宰了他?”

黄山站在一旁挥了挥手:“等一下等一下,他是大夫……”

院落里没有亮灯,仅有天空中星月的光辉洒下来,院子里几人还在走动,做进一步的观察。被推倒在地上平平躺着的少年此时看来却是一张冷脸,他也不管刀锋从上头指过来,从地上缓缓坐起,目光不善地盯着黄山。持刀的毛海原本是个凶相,但此时不知道该不该杀,只好将刀锋朝后缩了缩。

名叫黄山的壮汉身上有血,也有不少汗珠,此时就在院子旁边一棵横木上坐下,调匀气息,道:“龙小哥,你别这样看着我,咱们也算是老交情。没办法了,到你这里来躲一躲。”

“老交情?我警告过你们不要闹事的,你们这闹得……你们还跑到我这里来……”少年伸手指他,目光不善地环顾四周,随后反应过来,“你们跟踪老子……”

灰暗的星月光芒下,他的声音因为愤怒稍稍变高,院子里的众人也非善类,持刀的毛海一脚便踹了过来,将他踹翻在地上,随后踏上他的胸口,刀锋再次指下来:“你这小子还敢在这里横——”

地上的少年却并不畏惧,用了下力气试图坐起来,但因为胸口被踩住,只是挣扎了一下,面上凶狠地低吼起来:“这是我家,你特么有种弄死我啊——”

毛海面目狰狞便要动手,一只手从旁边伸过来,却是黄家最能打的那位黄剑飞。此时道:“说了这小大夫脾气大,行了。”

毛海确认了这少年没有武艺,将踩在对方胸口上的那只脚挪开了。少年愤愤然地坐起,黄剑飞伸手将他拽起来,为他拍了拍胸口上的灰,然后将他推到后头的横木上坐下了,黄山嘻嘻哈哈地靠过来,黄剑飞则拿了个木桩,在少年前方也坐下。

“龙小哥,你是个懂事的,不高兴归不高兴,今天晚上这件事情,生死之间没有道理可以讲。你合作呢,收留我们,我们保你一条命,你不合作,大家伙肯定得杀了你。你过去偷军资,卖药给我们,犯了华夏军的军规,事情败露你怎么也逃不过。所以现在……”

黄剑飞摊开两只手:“一边是死,一边九死一生,就算卖了我们,你也被处置,华夏军军规森严,我知道——你怎么选。”

名叫龙傲天的少年目光狠狠地瞪着他一时间没有说话。

黄剑飞搬着木桩坐近了一步:“我给你另外两个选择,第一,今天晚上我们相安无事,只要到凌晨,我们想办法出城,所有的事情,没人知道,我这里有一锭黄金,十两,够你铤而走险一次。”

他顿了顿:“当然,你如果觉得事情还是不妥当,我坦白说,华夏军军规森严,你捞不了多少,跟我们走。只要出了剑门关,海阔天空,到处求贤若渴。龙兄弟你有本事,又在华夏军呆了这么多年,里面的门门道道都清楚,我带你见我家主人,只是我黄家的钱,够你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怎么样?好过你孤家寡人在成都冒风险,收点小钱。不管怎么样,只要帮忙,这锭黄金,都是你的。”

他看着宁忌,手中托出一锭金子来:“有些事可以慢慢想,帮还是不帮,你可得快些。”

少年凶狠的脸上动了两下。

随后,一把抓过了金锭:“还不关门,你们先进来,我帮你们包扎。”他站起来看看对方身上的一道刀伤,皱眉道,“你这该处理了。”

坐在对面的黄剑飞笑了笑,随后也站起来:“不急,还有人。”

小大夫的蹙眉之中,他做了个手势,便有人从门口出去,过得片刻,陆续有人从门口进来了。进院子的原本是黄剑飞为首的七个人,但随即又进来了不止七人,亦有两三个重伤员。小大夫过去一看,蹙眉道:“快扶进房里放床上,那个谁去帮忙烧热水,你们这是……这是枪伤,没死算你们命大……”

黄剑飞一面指挥着家中的小弟出门遮掩血腥味和足迹,一面与后续进门的家主黄南中报告了整个事情的经过,此时折转过来:“龙小哥,这些受伤的弟兄,能应付吧?”

小大夫阴沉着脸,咬牙片刻方才道:“这是我的院子,没有我答应,谁都不能死。”

他这话说得豪迈,一旁黄山竖起大拇指:“龙小哥霸气……你看,那边是我家家主,此次你若与我们一道出去,今晚表现得好了,什么都有。”

“哼。”华夏军出身的小军医似乎还不太习惯讨好某个人或是在某人面前表现,此时冷哼一声,转身往里头,此时院落之中已经有十四个人,却又有人影从门外进来,小大夫低头看着,十五、十六、十七……陡然间脸色却变了变,却是一名穿着黑衣的少女扶着位一瘸一拐的老儒生,然后一直到进来了第二十个人,他们才将门关上。

黄山一直在旁察言观色,见少年脸色又变,正要开口,只见少年道:“这么多人,还来?还有多少?你们把我这当客栈吗?”

“就这么多了。”黄剑飞走过来揽住他的肩膀,制止他继续乱说,口中笑道,“龙小哥,先治伤,我也来帮忙,给你打个下手,黄山,你去帮忙烧水,还有那个姑娘,是姓曲的姑娘……曲龙珺吧?劳烦你也来,做点照顾人的活……”

“我父亲的脚崴……”名叫曲龙珺的黑裙少女明显是仓促的逃跑,未经打扮但也掩不了那天生的丽质,此时说了一句,但身旁愁眉苦脸的父亲推了推她,她便也点了点头:“好的,我来帮忙。”

愁眉苦脸的父亲名叫闻寿宾,此时被女儿搀扶到院子边的台阶上坐下。“无妄之灾啊,全完了……”他用手捂住脸颊,喃喃叹息,“全完了啊,无妄之灾……”不远处的黄南中与另外一名儒士便过去安慰他。

房间里点起烛火,厨房里烧起热水,有人在黑暗的屋顶上观望,有人在外头清理了逃亡的痕迹,用特制的粉末遮掩掉血腥的气息,院子里热闹起来,只是远远望去却还是安静的一隅……

*******************

武振兴元年七月二十,在后世的部分记载中,会认为是华夏军作为一个严密的执政体系,第一次与外界支离破碎的武朝势力真正打出招呼的时刻。

部分世家大族、武朝中分离出来的军阀力量对着华夏军做出了第一次成体系成规模的试探,就如同江湖上群雄相见,互相搭手的那一刻,彼此才能看到对方的斤两。七月二十成都的这一夜,也恰恰像是这样的搭手,尽管搭手的结果不值一提,但搭手、打招呼的意义,却仍旧存在——这是无数人终于看清名为华夏的这个庞然大物如山轮廓的第一个瞬间。

从七月二十入夜,到七月二十一的凌晨,大大小小的混乱都有发生,到得后世,会有无数的故事以这个夜晚为模板而生成。江湖的逝去、理念的悲歌、对冲的壮烈……但若回到当时,也不过是一场场流血的厮杀而已。

在这世上,无论是正确的变革,还是错误的变革,都一定伴随着鲜血的流出。

七月二十晚上亥时将尽,黄南中决定流出自己的鲜血。

对于他来说,这一夜的雌伏漫长而煎熬,但做出这个决定之后,心中反倒轻松了下来。

在原本的计划里,这一夜等到天快亮时动手,无论做点什么成功的可能都会大一些。因为华夏军乃是持续防御,而突袭者以逸待劳,到得夜尽天明的那一刻,已经绷了一整晚的华夏军或许会出现破绽。

然而城中的消息偶尔也会有人传过来,华夏军在第一时间的突袭使得城内义士损失惨重,尤其是王象佛、徐元宗等众多义士在最初一个辰时内便被一一击破,使得城内更多的人陷入了观望状态。

尽管听起来偶尔便要引起一段骚乱,也有敲锣打鼓的抓贼声,但黄南中心里却明白,接下来真正有勇气、愿意出手的人恐怕不会太多了——至少与先前那般浩大的“动手”假象比起来,实际上的声势恐怕会不足一提,也就没可能对华夏军造成巨大的负担。

他便只好在子夜之前动手,且目标不再停留在引起骚乱上,而是要直接去到摩诃池、迎宾路那边,进攻华夏军的核心,也是宁毅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

在差不多的时间里,城内的关山海也终于咬着牙关做出了决定,命令手下的严鹰等人做出行险一搏。

两拨人没人抵达迎宾路,但他们的出击到恰恰与爆发在摩诃池旁边的一场混乱呼应起来,那是杀手陈谓在号称鬼谋的任静竹的策划下,与几名同伴在摩诃池附近打出了一场声势浩大的声东击西,一度突入摩诃池内围,还点起了一场明火。

黄南中与数十家将潜行了两条街,便有人来报告了这激动人心的事情,他们随即被发现,但有好几拨人都被任静竹传出的消息所鼓舞,开始动手,这中间也包括了严鹰带领的队伍。他们与一支二十人的华夏军队伍展开了片刻的对峙,察觉到自身优势极大,黄南中与严鹰等人指挥队伍展开厮杀。

接近一百的精锐队伍冲向二十名华夏军军人,之后便是一片混乱。

黑夜里有枪响,血腥与惨叫声不断,黄南中虽然在人群中不断鼓舞士气,但随即便被黄剑飞等人拖着往后跑,街道上的视野中厮杀惨烈,有人的脑袋都爆开了。他一个书生在平视的角度下根本无法在混乱人群里看清楚局势,只是心中疑惑:怎么可能败呢,怎么这么快呢。但人群中的惨叫声渗人,他又摔了一跤,最终也只能在一片混乱里四散逃窜。

待到清醒过来,在身边的不过二十余人了,这中间甚至还有关山海的手下严鹰,有不知哪里来的江湖人。他在黄剑飞的带领下一路逃窜,好在方才摩诃池的大声势似乎鼓舞了城内造反者们的士气,乱子多了一些,他们才跑得远了一些,中间又失散了几人,随后与两名伤员碰头,稍一通名,才知道这两人乃是陈●第一小说app下载地址xbzs.cc●谓与他的师弟秦岗。

两人都受了不少的伤,能与这两名义士碰头,黄南中与严鹰都热泪盈眶,发誓无论如何要将他们救出去。当下一合计,严鹰向他们说起了附近的一处宅子,那是一位最近投靠山公的儒生居住的地方,今晚应该没有参与造反,没有办法的情况下,也只好过去避难。

当下一行人去到那名叫闻寿宾的儒生的宅邸,随后黄家的家将叶子出去湮灭痕迹,才发现已然晚了,有两名捕快已经察觉到这处宅邸的异常,正在调兵过来。

一行人便拖上闻寿宾与其女儿曲龙珺赶快逃跑。到得此时,黄南中与黄山等人才记起来,这边距离一个多月前留意到的那名华夏军小军医的住处已然不远。那小军医乃华夏军内部人员,家底清白,然而手脚不干净,有了把柄在自己这些人手上,这暗线留意了原本就打算关键时刻用的,此时可不正好就是关键时刻么。

一行人当即往那边过去,小军医居住的地方并非闹市,相反非常偏僻,城内捣乱者第一时间不至于来这边,那么华夏军安排的人手必然也不多。如此一番合计,便如抓住救命稻草般的朝那边去了,一路之上黄山与黄南中、严鹰等人说起那少年脾气差、爱钱、但医术好等特征,这样的人,也正好可以拉拢过来。

只要能将队伍中陈谓、秦岗这两名义士救治好,那日后说起,他们这两帮人今日的牺牲,便不会没有意义——毕竟这可是一度将刀锋伸到了华夏军大魔头跟前的刺客啊!

如此计定,一行人先让黄剑飞等人打头阵,有人唱红脸有人唱白脸,许下多少好处都没有关系。如此这般,过不多时,黄剑飞果然不负重望,将那小大夫说服到了自己这边,许下的二十两黄金甚至都只用了十两。

众人陆续进了那处安静的院子,陈谓等人被抬入房间里,开始由那小大夫进行救治。黄南中也安排了黄剑飞等人在旁看着,务必要保证这小大夫不乱做手脚,把人治死。房屋外头的院子里一行人陆续坐下,过了一阵,黄山出来倒血水时跟黄南中确认,小大夫的医术果然高明,看起来也确实尽心救人,黄南中的心情这才安定下来。

只有闻寿宾,他准备了许久,这次来到成都,好不容易才搭上关山海的线,准备徐徐图之等到成都情况转松,再想办法将曲龙珺送入华夏军高层。谁知师尚未出、身已先死,这次被卷入这样的事情里,能不能生离成都恐怕都成了问题。一时间长吁短叹,哀泣不已。

黄南中便过去劝他:“此次只要离了西南,闻兄今日损失,我一力承担了。唉,说起来,若非情况特殊,我等也不至于连累闻兄,房内两名刺客乃义烈之士,今夜诸多混乱,唯有他们,刺杀魔头险些便要成功。实不忍让这等义士在城内乱逃,无处可去啊……”

随后严鹰也来劝说,山公异日必定记得他今日损失,会有回报。闻寿宾这才停止长吁短叹,那严鹰随后便跟闻寿宾聊起他这女儿曲龙珺的事情来——他是关山海心腹,会些武艺,亦是文人,因此被关山海安排管理家将。当日关山海第一次去见曲龙珺,他便是随行人员,早见过对方容貌才艺,心动不已,只是闻寿宾说要用着女子做奸细,他才不好表露太多意思。此时闻寿宾、曲龙珺只能跑路离开,奸细显然就做不了了,有些话,眼下也就能含糊地表露出来……

闻寿宾愁眉苦脸,此时也只能唯唯诺诺,隐晦承诺若能离开,必定安排女儿与对方相处一下。

城池中的远处,又有骚乱,这一片暂时的安静下来,危险在短时间里已离他们而去了。

房间里,医术高明的小军医一边骂骂咧咧一边治伤,已经将黄剑飞、曲龙珺等帮手骂得如猪头一般,但伤员的伤势却被他以娴熟的手法做出了短时间内最好的处理。

某一刻,有伤员从昏迷之中醒来,陡然间伸手,抓住前方的陌生人影,另一只手似乎要抓起武器来防御。小军医被拖得往下俯身,旁边的曲龙珺被吓了一跳,想要伸手帮忙,被那脾气颇差的小军医挥手制止了。

伤员眨着眼睛,前方的小军医露出了让人安心的笑容:“没事了,你的伤势控制住了,先休息,你安全了……”他轻轻拍打伤员的手,重复道,“安全了。”

“安、安全了?”

伤员茫然片刻,然后终于看到眼前相对熟悉的黄剑飞,间黄剑飞点了点头,这才安下心来:“安全了……”

“安全了。”小军医令人安心地笑着,将对方的手,放回被子上。房间里仈Jiǔ根蜡烛都在亮,窗户上挂了厚厚的被单,外头的屋檐下,有人短暂地闭上眼睛开始休息,这一刻,这处原本破旧的院子,看起来也确实是最为安全的一片净土。他们不会在城内找到更安全的所在了……

“嘿嘿……”

包扎好一名伤员后,曲龙珺似乎看见那脾气极差的小军医曲着手指偷偷地笑了一笑……

好像是在算救了几个人。

这位小军医虽然爱说脏话,但心地,还是很善良的。

……她想。

有偿代找电子书。

需要请加微信(miezhangge)。

可代找各种小说、电子书、畅销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