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偿代找电子书。

需要请加微信(miezhangge)。

可代找各种小说、电子书、畅销图书。

“……姑娘,借问一下,那个张村怎么去啊?”

初秋的阳光之下,风吹过原野上的稻海,书生打扮的侠客拦住了田埂上挑水的一名黑皮肤村姑,拱手询问。村姑打量了他两眼。

“朝大路那头走,小半日就到了……最近去张村的咋这么多,你们去张村做啥子哦。”

“最近去张村的,很多?”

“不少,昨日也有人问我。”

“哦,不知道他们去干什么。”书生若有所思,随后笑了笑,“在下乃湖州士子,听闻华夏军得了天下,特来张村投奔,讨个功名。”

“湖州柿子?你是个人,哪里是个柿子?”

“哦……读书人,士子,是读书人的意思。谢过姑娘指路了,是那条道吧?”

“嗯,大路,往南,直走。读书人,你早说嘛。”皮肤有些黑的姑娘又多打量了他两眼。

“谢谢,谢谢。谢过姑娘,指路之恩。”

对话结束,书生行了礼,看着那黑姑娘挑了水朝不远处的村子走过去,便朝了另一边前行。他的五位兄弟正在不远处的小河滩边等着,书生过去,跟几人确认了方向并未走错。

“近来去张村的人多,怕是会引起注意吧?”有人担心。

“若全是习武之人,恐怕会不让去,不过华夏军击败女真确是事实,近来前去投奔的,想来不少。咱们便等若是混在了这些人当中……人越多,华夏军要准备的兵力越多,咱们去拔个哨、放把火,就能引得他疲于奔命……”

“说得也是。”

“咱们既然已经接近张村,便不好再走大路,依小弟的看法,远远的沿着这条大道前行就是了,若小弟估算不错,大道之上,必定多加了哨卡。”

“那就这么定了。”

几人定好计划,又有人笑起来。

“说起来,方才那姑娘,长得不错啊。”

“……黑是黑了一些,可长得壮实,一看便是能生养的。”

“几位哥哥不知,近看起来,其实模样挺清秀,咱方才说自己是读书人,她可结结实实地打量了我好几眼,那眼神……你们知道,其实这些村里的,整天想的,就是能配个读书人,戏文上都是这么唱的……”

“别说,五弟扮读书人这模样,实在绝了,就刚才那姑娘,咱们要上门提亲,准成!”

……

恣意的话语随着秋风远远地传入游鸿卓的耳中,他便微微的笑起来。

前方六人的这类对白,让他稍稍产生了一些怀念的情绪。

先前从那小山村里杀了人出来,后来也是遇上了六位兄姐,结拜之后才一路开始闯荡江湖。虽然不久之后,由于四哥况文柏的出卖,这团体四分五裂,他也因此被追杀,但回想起来,初入江湖之时他孤苦无依,后来江湖又渐渐变得复杂而沉重,只有在跟着六位兄姐的那段时间里,江湖在他的眼前显得既纯粹又有趣。

那时候,他每日里看见的江湖都是新的、听到的传闻都令人畅快不已,七人互为臂助、不必睡得战战兢兢——尽管那是幻觉,但那样的温暖与安稳,后来再不曾有过。

这几年一路厮杀,跟不少志同道合之辈为抵抗女真、抵抗廖义仁之辈出力,真正可依靠可托付者,其实也见过不少,只是在他来说,却没有了再与人结拜的心情了。如今想起来,也是自己的运气不好,进入江湖时的那条路,太过残酷了一些。

生活在南边的这些武者,便多少显得天真而没有章法。

他一路远远的跟随六人前行。成都平原视野广阔,好在前半程这些人走的是大路,后半程这六人心怀鬼胎,离开大道专找树林、小道绕行,也就为游鸿卓的跟随提供了条件。

这一路上,游鸿卓在心中思考着到底应该帮谁、谁是好人的问题。眼前六人多少让他感觉亲切,从整体上来说,这六人也确实是下了决心,要去做些他们认为正确的事。但另一方面,越是接近华夏军管理的核心区域,周围的景象越是让他感觉耳目一新,这边土地肥沃、水田延绵、道路踏实、村落井然,不少地方都能清晰地看到新开垦的痕迹。

自多年前女相投奔虎王时起,她便一直发展农业、商贸,苦心孤诣地在各种地方开垦出农田。尤其是在女真南下的背景里,是她一直艰难地支撑着整个局面,有些地方被女真人烧毁了、被以廖义仁为首的恶人摧毁了,却是女相一直在尽力地重复建设。游鸿卓在女相阵营中帮忙数年,对于这些令人动容的事迹,愈发清晰。

中原动荡的十余年,整个天下都被打破、打烂了,却唯独原本生存艰难的晋地,保存下来了不弱的生计。游鸿卓这一路南下,也曾见过不少地方千里无鸡鸣、白骨露于野的景状。这是作为晋地人的成绩与骄傲。可这样的成绩与西南的景象比起来,似乎又算不得什么了。

成都平原这么多年来,不曾经历大的战火。这样的景象,到底是先前就有的,还是华夏军到来之后,又更多的建设出来的呢?

他一面走,一面在心中估算着这些问题。

另一方面,他又想起最近这段时日以来的整体感觉,除了眼前的六名侠士,最近去到成都,想要闹事的人确实不少,这几日去到张村的人,恐怕也不会少。华夏军的兵力在击溃女真人后捉襟见肘,如果真有这么多的人分散开来,想要找这样那样的麻烦,华夏军又能怎么应对呢?

在晋地之时,他们也曾经遭遇过这样的状况。敌人不仅仅是女真人,还有投靠了女真的廖义仁,他也曾开出高额悬赏,煽动这样那样的亡命之徒要取女相的人头,也有的人仅仅是为了扬名或是仅仅看不惯楼相的女子身份,便听信了各种蛊惑之言,想要杀掉她。

龙王作为女相的护卫,跟随在女相身边保护她,游鸿卓这些人则在绿林中自发地担任保卫者,出人出力,打探消息,听说有谁要来搞事,便主动前去阻止。这期间,其实也出了一些冤假错案,当然更多的则是一场又一场惨烈的厮杀。

华夏军又该怎么办呢?从这一次的情况看来,如此多的“正义之士”,却是站在了他们对面的。如此多的敌人,若是乱到晋地那等程度……

夕阳西下,游鸿卓一面想着这些事,一面跟随着前方六人,进入张村外围的稀疏林地……

……

七月十八,成都,阳光仍然明媚地洒在这座城池上。

人群熙攘、客商往来,城内的种种人群各行其是,大儒们在报纸上的争吵日趋激烈,篇篇雄文剖析世间事物,倒也确有数幅篇章受到了踊跃的讨论,甚至在多年以后,在某些历史的记录中留下名字来。

决心在华夏军求取功名试试看的士子们,对于规定考校的几样科目也逐渐把握住了一些规律。除每日埋首研读外,甚至于一些私下里的夜校与学习班,也已经在城市当中的角落里开起来了,首先找到这些地方的士子俨如找到了捷径,人们补习、讨论,逐渐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天下第一比武大会开始在城内炒出热烈的氛围来。这场选拔大赛的初赛在八月将正式结束,七月的最后十多天,可能在大赛上崭露头角的高手已经到得七七八八。以这样的背景为基础,竹记编出了在两次胜利后已然拿到入围资格的武者名单。

由于官方不允许参与赌博,也不方便做出太过主观的排名,于是私底下由两家地下赌场联合部分权威高手,各自编攒出了暂时出现在成都的五十强武者名单。两份名单绘声绘色地统计了各个武者的生平事迹、得意武功,未来将出现的比武赔率也会因此涨落——有了博彩、有了故事,城市内人群对这比武大会的好奇与热情,开始逐步变得高涨起来了。

一切景象都显出欣欣向荣的感觉来,甚至于先前对华夏军激烈的抨击,在七月半过后,都变得有了些许的克制。但在这城池暗流涌动的内部,紧张感正不断地堆积起来,等待着某些事情的爆发。

接到师师已有空闲的通知后,于和中跟随着女兵小玲,快步地穿过了前方的庭院,在湖边见到了身着月白长裙的女子。

最近这段时日,她看起来是很忙的,虽然从华夏军的外交部门贬入了宣传,但在第一第一小说app下载地址xbzs.cc次代表大会开幕前夕,于和中也打听到,将来华夏军的宣传部门她将是主要管理者之一。不过尽管忙碌,她最近这段时间的精神、气色在于和中看来都像是在变得愈发年轻、饱满。

其中的原因倒并不难猜,自初次见面后的这段时日以来,自己对她确实是愈发的上心了。情人眼里出西施……这样的想法十余年前或许还不愿意承认,但到得如今,也就没什么可羞耻的。

相互打过招呼,于和中压下心头的悸动,在师师前方的椅子上肃容坐下,斟酌了片刻。

“近来城里的局面很紧张。你们这边,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他以质问开口,表现出对这边的关心,师师果然并不气恼,笑着偏了偏头。

“什么局面?”

“事已至此,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可能师师你近来关心的是写东西,城内月底之前,必有大乱,你知道吗?”

“于兄从哪里听来的传言?”

“我整日里是跟……刘将军他们打交道,该听到的话,总能时时听到。师师,严道纶想促成与华夏军的生意,这是一回事,可他们心中究竟向着哪边,又是另一回事。我不知道……立恒是怎么想的,这次在成都城内放入这么多三教九流的人,又有一帮读书的从旁推波助澜,你们私下里还不加管束,迟早要出乱子啊……”

“也不是未加管束,凡有作奸犯科者,还是会抓的。”师师笑着辩解,“而且,立恒常说,想要做生意,就得冒风险,他们不进来,大家连个认识的机会都没有。今天的成都,就是想让华夏军跟天下人有个打招呼的机会,要不然,他们不都在私下里揣测华夏军是个什么样子吗?”

“可今日这是开门揖盗!太多了!”于和中敲打桌子,压低了声音:“他们想的是要行刺立恒,你知不知道?”

“立恒这些年来被行刺的也够多了。”

“可这次跟旁的不一样,这次有诸多儒生的煽动,成百上千的人会一齐来干这个事情,你都不知道是谁,他们就在私底下说这个事。最近几日,都有六七个人与我谈论此事了,你们若不加约束……”

“他们只是谈论,应当没说一定会做点什么,我们也不好约束啊。毕竟立恒说了,得打个招呼……”

“可底下的那些三教九流都会被煽动起来的!那些进城之后的商贩、镖师、绿林人,一辈子就指着一次出名呢,这一次都说要共襄盛举、做一场大事。这就好像……那个放火药的火药桶,一旦有点火,砰——会爆开的!”

师师想了想:“……我觉得,立恒应该早有准备了。”

“他的准备不够啊!原本就不该开门的啊!”于和中激动了片刻,随后终于还是平静下来:“罢了,师师你平时打交道的人与我打交道的人不一样,因此,所见所闻或许也不一样。我这些年在外头见到各种事情,这些人……成事或许不足,败事总是有余的,他们……面对女真人时或许无力,那是因为女真人非我族类、敢打敢杀,华夏军做得太温和了,接下来,只要露出一丝的破绽,他们就可能一拥而上。立恒当年被几人、几十人刺杀,犹能挡住,可这城内成百上千人若一拥而至,总是会坏事的。你们……莫非就想打个这样的招呼?”

师师点了点头:“此事……我相信这边会有准备,我毕竟不在其位,对于打打杀杀的事情,了解的就少了。不过,于兄若能有成体系的想法,例如对此事如何看待、如何应对、要提防哪一些人……何妨去见立恒,与他说一说呢?对此事,我这做妹妹的,可以稍作安排。”

于和中微微愣了愣,他在脑中斟酌片刻,这一次是听到外头舆论汹汹,他心中紧张起来,觉得有了可以与师师说一说的机会方才过来,但要论及如此清晰的细节掌控,终究是一点端倪都没有的。一帮书生平素聊天能够说得绘声绘色,可具体说到要提防谁要抓谁,谁能乱说,谁敢乱说呢?

如此犹豫片刻,于和中叹了口气:“我主要想来提醒一下你,见立恒的事,还是算了吧。你知道,他这人想法多心思重,往日的……也没聊个几句……我就想提醒你,你也得当心,注意安全……”

他如此说着,身体前倾,双手自然往前,要握住师师放在桌面上的手,师师却已然将手缩回去,捋了捋耳边的头发,眼睛望向一旁的湖水,似乎没看见他过于着形迹的动作。

“我住在这里头,也不会跑出去,安全都与大伙儿一样,不用担心的。”

于和中原本心头火热,伸手之时也是下了决心的,若是握住了手,便要顺势说些什么。但师师的躲避实在太过明显,陡然间像是在他脑门上浇了一盆冷水。他脑中纷乱地想了想,故作镇定地叹息道:“你也知道的,外头的那些谣言,都说你已经是立恒的什么人……”

“和中,若那不是谣言呢?”

师师的目光笑着望过来了,于和中一愣,随后终于将手收回来:“……嘿,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这么爱开玩笑。若是真的,自然有许多人保护你,可若不是,这谣言可就害了你了……”

他靠回椅背,随后道:“总之,我也是有些着急,该跟你说的,也就这些了。唉,华夏军走到这一步不容易,你别看严道纶他们面对你们的时候和和气气的,转过头去,他们也指着华夏军多出点事情呢,若真的有人在八月前刺杀了立恒,华夏军四分五裂时,他们的好处也不会少的。我虽然愚钝,可也知道,得天下易,坐天下难……”

“如今还未到坐天下的时候呢。”

“都差不多。”于和中站起来,“行了,我先走了,估计你事情也多,总之……希望你好好的,我也希望这笔生意能成……下次聊。”

“我送送你。”

师师起身送他出去,于和中的心情愈发烦躁,待到了院门处,便回身挡住师师:“这里就好了,你……外头不安全,你也忙,别出去了……”

师师无奈而又灿烂地一笑,微微躬身:“好,那就下次见。”

“下次见下次见……”

于和中挥着手,一路之上故作平静地离开这边,心中的情绪低落灰暗、起伏不定。师师的那句“若不是谣言”似乎是在警告他、提醒他,但转念一想,十余年前的师师便有些古灵精怪的性情,真开起玩笑来,也真是从心所欲的。

她是跟宁毅在一起了,还是没有呢?这个问题想了一路,又不免想到自己伸手被避开时的那种狼狈,只觉得自己的那点心思已经完全暴露在了对方的面前——暴露没关系,但可悲的是被拒绝,一旦被拒绝了,许许多多的问题就会像耳光一般打在自己脸上:自己是有妻儿的人,自己这次能在西南的交易里成为最重要的中间人,都是因为她对自己的照顾……

这样的认知令他的头脑有些发昏,觉得颜面无存。但走得一阵,回想起过去的点滴,心里又生出了希望来,记得前些天第一次见面时,她还说过并未将自己嫁出去,她是爱开玩笑的人,且并未坚决地拒绝自己……

也是,自己眼下这状况,难以得她青睐,确实也不出奇。按照先前所想,自己便是希望趁着这次在西南的机会,攒下一些好处与说话的资本,而后才能配得上她,今日确实是昏了头了……担师师既然不曾拒绝,以她的七窍玲珑心,自己的想法也已经暴露了出来,这固然有些难受,但细细想来,却也不算太大的坏事?

他心中这样那样的一番乱想,待思维渐渐的平静、死猪不怕开水烫了,才又在迎宾路附近的祥和氛围里想到这次过来的主要原因。外来的无数人都在等待着闹事了,严道纶他们也都会乐见其成,这边竟然还掉以轻心,大概也是击退了女真人之后的信心膨胀。

他是希望这次交易能够成功,华夏军能够平稳过渡的,但眼下想着这些,却又隐隐的有些期待坏事的发生了。待到这边混乱起来,师师当会明白自己这边的苦心,华夏军的道路,也能走得更加稳妥一些,而且若真的混乱爆发开来,师师必回将自己今天的警告告知宁毅,到时候自己再去与对方见面,许多话也能好说一些。

阳光落下来,他走过繁华的成都街头,眼见着一位位书生、一位位武者,都像是等待着动手的义士。人们的每个眼神,都像是在私下里诉说着什么,图谋着串联。

要出事了,就出事吧……

他想。

……

“……华夏军是有防备的。”

下午和煦的风吹过了河道上的水面,画舫内萦绕着茶香。

这是一场看来寻常的聚会,关山海、朗国兴、慕文昌……等数人在杨铁淮的召集中相聚,未免隔墙有耳,挑选了河上的画舫。

人称淮公的杨铁淮月余之前在街头与人理论被打破了头,此时额头上仍旧系着绷带,他一面斟茶,一面平静地发言:

“华夏军是有防备的。”他道,“城内的局势,众所周知,外松而内紧,许多竹记的人员早已进城,甚至打进了市面上那些所谓‘义士’的内部,不少人一动手就会被抓,昨日安庆坊有过一次厮杀,死了两个人,都是外来的刺客,迎宾路那边也有一次,刺客每次,当场被抓了。华夏军在预防刺杀方面很有一手,小打小闹恐怕没什么可能奏效……请茶。”

众人端茶,一旁的关山海道:“既然知道华夏军有防备,淮公还叫我们这些老家伙过来?若是咱们当中有那么一两位华夏军的‘同志’,咱们下船便被抓了,怎么办?”

“华夏军乃是击败女真人的英雄,我等今日聚会,只是为了城内局面而担心,何罪之有。”杨铁淮表情不变,目光扫过众人,“今日成都城内的状况,与往日里绿林人组织起来的刺杀不同,如今是有众多的……匪人,进到了城内,他们有些被盯上了,有些没有,我们不知道谁会动手谁会缩着,但对华夏军来说,这终究是个千日防贼的事情,有一拨对手,他们便要安排一拨人盯着。”

“……他们人力有限,若是这些乱匪一拨一拨的上去,华夏军就一拨一拨的抓,可若是有几十拨人同时动手,华夏军铺下的这张网,便难免力有未逮。所以归根结底,这次的事情,乃是人心与实力的比拼,一边看的是华夏军到底有多少的实力,一边……看的是有多少不喜欢华夏军过好日子的人心……”

他端起茶杯:“实力高于人心,这张网便固若金汤,可若人心大于实力,这张网,便可能就此破掉。”

一众老人点头、喝茶,其中年纪四十多岁的慕文昌望望周遭众人,道:“也就是说,今日我们不知道城内的这些‘匪人’会不会动手,但可能人心不齐,有人想动、有人不想、有人能豁出命去、有人想要观望……可若观望的太多,这人心,也就比不过实力了。”

“若我是匪人,必定会希望动手的时候,观望者能够少一些。”杨铁淮点头。

“华夏军的实力,如今就在那儿摆着,可今日的天下人心,变动不定。因为华夏军的力量,城内的那些人,说什么聚义,是不可能了,能不能打破那实力,看的是动手的人有多少……说起来,这也真想是那宁毅常常用的……阳谋。”有人如此说道。

杨铁淮笑了笑:“今日喝茶,纯粹是聊一聊这城内局势,我知道在座诸位有不少手下是带了人的,华夏军经营这局面不易,若是接下来出了什么事情,他们难免发飙,诸位对于手下之人,可得约束好了,不使其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才是……好了,也只是一番闲聊,诸位还有什么说的,尽可畅所欲言,大家都是为了华夏军而操心嘛。”

他笑着,摆手。

“……请茶。”

阳光从画舫的窗棂中射进来,城池内部亦有许多不知名的角落里,都在进行着类似的聚会与交谈。慷慨激昂的话总是容易说的,事并不容易做,不过当慷慨的话说得足够多的,有些静静酝酿的东西也宗有可能爆发开来。

名叫慕文昌的书生离开画舫时,时间已是傍晚,在这金黄的秋日傍晚里,他会想起十余年前第一次见证华夏军军阵时的震撼与绝望。

那还是武建朔二年的时候,成为秦凤路经略安抚使言振国的首席幕僚,是慕文昌一生之中的第一个高点。武朝丢失了中原,言振国迫不得已投靠女真、明哲保身,在娄室进攻西北时,他们被逼着参与了进攻延州的战斗。

那个秋天,他第一次见到了那面黑旗的残暴,他们打着华夏的大旗,却不分敌我,对女真人、汉人同时展开攻击。有人以为华夏军厉害,可那场战斗延绵数年,到最后打到整个西北被屠杀、沦为白地,无数的中立者、迫不得已者在中间被杀。

对于那么多的人,他们原本可以拉拢、可以规劝的,甚至于在战争期间,慕文昌也曾小心翼翼地透露出愿意投靠华夏军谋个出身的想法,但华夏军毫不留情,他们只接受入伍为小兵,对于慕文昌这样的大员幕僚,竟显得毫不在意。

原本中原有无数人士愿意投靠过去的,可华夏军,只想着打仗,容不得半点迂回。

建朔四年四月,华夏军在杀狼岭击溃言振国以及折家联军,斩杀了言帅与多名折家子弟,此后三年,小苍河吞噬天下数百万汉军……可那又怎么样呢?最终还不是逃跑?最终无数原本不该死的人死了。

慕文昌狼狈南逃,他的妻子儿女在那场战争中被碾碎了,其中一个女儿甚至是他主动牵线嫁给了一位女真军官的,后来娄室被杀女真在西北惨败时,他这个女儿死在了一帮抗金的乱民当中。

抗金需要战斗,可他一生所学告诉他,这天下并不是一味的战斗可以变好的,把自己变得如女真一般凶残,即便得了天下,那也是治不了天下的。

——华夏军必然是错的!

——华夏军必须是错的……

这次的成都,会清晰地告诉天下,这个道理。

他一遍又一遍地想着,走过了黄昏的街头。

……

同样的时刻,名叫施元猛的壮汉会想起十余年前金銮殿里的那一声枪响、那一片混乱。

“唉,周喆……”

那若有似无的叹息,是他一辈子再难忘记的声音,之后发生的,是他至今无法释怀的一幕。

怎么会有那样的人呢?

那是击败女真第一次汴梁围城,随即又处理了奸相秦嗣源后的论功行赏,他依靠家中的关系,又走了谭稹的路子,有生以来第一次的面圣。为了那次的面圣,他祭拜了所有的家中先祖、甚至斋戒三日、焚香沐浴,将那次面圣作为了一生之中最光荣的时刻来对待。

为了金殿奏对——虽然也不可能跟他有什么对话——不至于失礼,他在家中光是礼节便训练了大半日,对着先祖的画像不断的练习跪拜磕头以及封赏之后谢恩的礼节。面圣之后大宴宾客的宴席也早已安排妥当。

谁知道他们七人进入金殿,原本应该是大殿中身份最卑微的七人里,那个连礼节都做得不流畅的商贾赘婿,在跪下后,竟然叹息着站了起来。

他至今无法理解那样的情景。他叹息着叫了陛下的名字,而后是砰的一声响,所有人都还在发呆,他已经走过去,狠狠的一巴掌打在地位无比崇高的童王爷的脸上,童王爷一身戎马、战功无数,不知道多少武将在他面前会被吓得两股战战,可那一刻,他飞起来了,脑袋狠狠地砸在了金阶上。

怎么能在金殿里走路呢?怎么能打童王爷呢?怎么能将天神一样的陛下举起来,狠狠地砸在地上呢?

他从未想过世上会有如此无君无父之人、从未想过世上会有如此大逆不道之行径。可惜在当时,他根本无法反应过来,从头到尾都在门边上跪着。

“一群废物。”

那个人在金銮殿的前方,用刀背敲打了皇帝的头,对着整个金殿里所有位高权重的大臣,说出了这句蔑视的话。李纲在破口大骂、蔡京呆若木鸡、童王爷在地上的血泊里爬,王黼、秦桧、张邦昌、耿南仲、谭稹、唐恪、燕道章……一些官员甚至被吓得瘫倒在地上……

说来也是奇特,经历了那件事情之后,施元猛只觉得世上再也没有更奇特的事情了,他对于众多事情的应对,反而处乱不惊起来。中原沦陷后他来到南方,也曾呆过军队,后来则为一些大户做事,由于他手段狠毒又利落,颇为得人欣赏,后来也有了一些靠的住的心腹兄弟。

到得这次西南门户大开,他便要过来,做一件同样令整个天下震惊的事情。

他会想起宁毅当日走过他身边时的景象,他当日说的那句“一群废物”,很可能甚至都没有将跪在门口的几人包括在内……今日他也要做出同样的事情来,以告诫整个天下无君无父、大逆不道之辈,他们的命,也会有忠臣义士来收!

“大哥,东西准备好了。”

在院子里做事的弟兄靠过来,向他说出这句话。

施元猛回过头,看见院子里的两个木桶都已经布置好,他又过去检查了一遍。

“大伙儿知道吗?”他道,“宁毅口口声声的说什么格物之学,这格物之学,根本就不是他的东西……他与奸相勾结,在借着相府的力量击溃梁山之后,抓住了一位有道之士,江湖人称‘入云龙’公孙胜的公孙先生。这位公孙先生对于雷火之术炉火纯青,宁毅是拿了他的方子也扣了他的人,这些年,才能将火药之术,发展到这等地步。”

施元猛望着院子里的人:“这魔头,贪天之功为己功,大逆不道、恶行累累,他能够打败女真人,无非是凭借这些火器,而今天下板荡,他就躲在西南,趁着女真大军打垮了所有人,再以这些火器击败对方……这样的事情,我不会再坐视,咱们此次杀了宁毅,自有人将那公孙先生救出西南,到时候这火器之术广传天下,击溃女真,不在话下。我武朝江山、千秋永固!咱们这些人,便真正的,救了整个天下!”

傍晚的阳光正如火球一般被地平线吞没,有人拱手:“誓死追随大哥。”

“为了天下,誓死追随大哥!”

城市在火红里烧,也有无数的动静这这片火海下发出这样那样的声音。

这天晚上,宁忌在闻寿宾的院子里,又是第一百零一次地听到了对方“事情就在这两天了”的豪迈预言。

第二天,在比武大会现场,黄山过来向他套话:“最近这段时日,外头都说成都要出事,你们华夏军就不提防着些?”让人感到对方正为华夏军的状况不断操心,宁忌对于他们的行动能力已经不抱期待,面瘫着回答:“你们要闹事就闹呗。”

“嘿,开玩笑开玩笑,不是说我们,我们是没打算闹事的,你看,我跟师兄他们还参加了比赛不是么……我只是担心啊,时局乱了,这比武大会不也没得开了吗,你们华夏军对这事可得看牢了……”

“一师到老牛头那边平乱去了,其余几个师本来就减员,这些时候在安置俘虏,看守整个川四路,成都就只有这么多人。不过有什么好怕的,女真人不也被我们打退了,外头来的一帮土鸡瓦狗,能闹出什么事情来。”

“那是、那是……龙小哥说得对,毕竟女真人都打退了……”

“你们可别闹事,不然我会打死你们的……”宁忌瞥他一眼。

黄山憨厚地笑:“哪能呢哪能呢,我们真的打算在比武大会上扬名立万。”

两人相互演戏,不过,纵然明白这壮汉是在演戏,宁忌等待事情也委实等了太久,对于事情真正的发生,几乎已经不抱期待了。闻寿宾那边就是如此,一开始慷慨激昂说要干坏事,才开了个头,自己手下的“女儿”送出去两个,然后整日里参加宴会,对于将曲龙珺送到大哥身边这件事,也已经开始“徐徐图之”。

城内最近的这件事情,多半也会这样,一帮人说着慷慨激昂的话语,到最后,没人敢动手,成了个笑话……可惜眼下不是在张村,否则他会跟一帮小伙伴笑得前仰后合……嗯,反正九月过后就要开学,到时候跟他们说说这里的见闻也就是了。

……

张村附近村落旁的小山包上,夜色渐渐的转深。过了子时,星月的光辉从天空中洒下来,林子当中窸窸窣窣,只能听见夜行动物的脚步声偶尔响起来了。

六位侠客围城一个圈,正在低声说话。

“成都那边,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那么多的人,说要做一番大事,万一没人动手怎么办?”

“华夏军可厉害,落在他们手上,没什么好下场……”

“若是只有我们动手,别人都不动呢?”

“不至于此吧……”

“咱们只需要引起混乱,调动附近的华夏军就好了……”

“那诸位兄弟说,做,还是不做?”

“我听大家的……”

原本坚定的几人,临到头来,说的变成了废话,躲在不远处黑暗里的游鸿卓有些无奈地叹息。便在此时,远处的夜空当中“咻”的一声,有烟火划过空中,随后似乎是传来了厮杀的动静。

“有人动手……”

“不多想了,咱们也动手。”

“老三老四,拿上火把,准备去左边点火……”

“烧稻子吗?”

“稻子未全熟,如今可烧不起来……”

“烧房子,左边下头那小村子,房子一烧起来,惊动的人最多,而后你们看着办……”

“这是晚上,人都在房子里。”

“欲成大事,容得了这么婆婆妈妈的,你不让华夏军的人痛,他们怎么肯出来!若是稻子能点着,你就去点稻子……”

“下头火点起来,你们人立刻走,这等野外,华夏军要多少人才能铺出一张网来,到时候大伙儿见机行事,再造混乱,华夏军若去抓你们,咱们便在其他地方点火杀人……”

黑暗中,游鸿卓的眉头微微蹙起来。

老三老四拿着扎起的火把一路下去了,游鸿卓跟在后方。从先前的对话里,他看得出来这两人有些犹豫,战场对敌是一件事,烧百姓的田和房子,是另一件事。

两人去到那村落边上,终究有些犹豫。

有人道:“这样子可不积德啊。”

“那还有什么办法,你回头去说不干了?”

“我……”

他们在村落边缘沉默了片刻,终于,还是朝着一所房子后方靠过去了,先前说不积德的那人拿出火折子来,吹了几下,火苗在黑暗中亮起来。

他们点亮了火把。

在两人身后的游鸿卓叹息一声。

挥刀斩下。

……

七月二十。成都。

夜幕降临后不久,宁忌听到了城内传来的爆炸巨响,许许多多的人都听到了这阵响动。

那混乱的夜晚,开始了……

有偿代找电子书。

需要请加微信(miezhangge)。

可代找各种小说、电子书、畅销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