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偿代找电子书。

需要请加微信(miezhangge)。

可代找各种小说、电子书、畅销图书。

下午的阳光明媚。

聚会的院子里,三道身影话还没说完,便同时冲向陈凡,闵初一挥剑疾刺,宁曦以棍法防住陈凡去路,宁忌的步伐却最为迅猛也最为刁钻,拳风刷的一下,直接砸向了陈凡的左腿。

他的拳头打中了一道虚影。就在他冲到的一瞬,地上的碎石与泥土如莲花般溅开,陈凡的身影已经呼啸间朝侧面掠开,脸上似乎还带着叹息的苦笑。

宁曦的长棍卷舞而上,但陈凡的身影看似高大,却在刹那间便闪过了棒影,以宁曦的身体隔开闵初一的长剑。而在侧面,宁忌稍小的身形看起来犹如狂奔的豹子,直扑过飞溅的泥土莲花,身体低伏,小金刚连拳的拳风如同暴雨、又如同龙卷一般的咬上陈凡的下半身。

另一边,被宁曦身体隔开的闵初一直接换位,隐没在宁曦的背影里,下一刻,她一脚踏上宁曦的大腿,再一脚蹬上他的后背,直接从背后翻上高空,长剑笼罩陈凡的上半身。

地上一块青石飞起,拦向空中的闵初一,同时陈凡屈腿摆臂,接连接下了宁忌的三拳,宁曦的两次挥棒,之后一拳砸出,只听轰的一声,那飞舞的青石被他一击击碎,碎石朝着前方铺天盖地的乱飞。

宁忌朝着侧面横冲,接着较小的身形在地上翻滚避开石雨,宁曦用长棍拉住空中的闵初一,转身以后背硬接碎石,同时将闵初一朝侧面甩出去——作为宁家长子,他面相儒雅开朗,做事中正温和,最顺手的武器也是不带锋锐的棍棒,一般人很难想到他私下里赖以保命的绝技是十三太保横练金钟罩。

宁忌在地上翻滚,还在往回冲,闵初一也随着力道掠地疾走,转向陈凡的侧后方。陈凡的叹息声此时才发出来。

“唉,你们这打法……就不能跟我学点?”

宁曦笑着回身攻击:“陈叔,大家自己人……”

初一也猛地从侧后方靠近:“……会有分寸……”

宁忌也扑了回来:“……我们就不用石灰啦——”

三道身影,三个方向,便又是同时攻向一点。

身形交错,拳风飞舞,一群人在旁边围观,也是看得暗自心惊。事实上,所谓拳怕少壮,宁曦、初一两人的年龄都已经满了十八岁,身体发育成型,内力初步圆满,真放到绿林间,也已经能有一席之地了。

这中间,初一是红提亲传弟子,指着做儿媳妇也做保镖的,剑法最是高超。宁曦在武艺上有所分心,但大局观最好,每每以棍法挡住陈凡去路,或者掩护两名同伴进行攻击。而宁忌身法灵活,攻势刁钻犹如狂风暴雨,对于危险的躲避也已经融入骨子里,要说对战斗的直觉,甚至还在兄嫂之上。

尤其是三人围攻的配合默契,放在江湖上,一般的所谓宗师,眼下恐怕都已经败下阵来——事实上,有不少被称作宗师的绿林人,恐怕都挡不住初一的剑法,更别说三人的联手了。

“再过几年,陈凡别想这样打了……”

“陈凡十四岁时没有小忌厉害吧……”

“再过几年不得了……”

众人看得高兴,议论纷纷,宁毅也负手道:“功夫是纤毫之争,陈凡打碎东西,我看这局就算他输了。”

西瓜在一旁笑,低声跟丈夫解说:“三人之中,初一的剑法最难缠,所以陈凡总是用老大老二来隔开她,小忌的攻势刁钻,人又滑得跟泥鳅一样,陈凡时不时的出重拳,这是怕被小金刚连拳缠住,那就没完没了了……哈,他这也是出了全力。你看,待会首先被解决的会是小忌,可惜他拖出来那武器架子,没有机会用了……”

她的话音落下不久,果然,就在第十五招上,宁忌抓住机会,一记双峰贯耳直接打向陈凡,下一刻,陈凡“哈”的一笑震动他的耳膜,拳风呼啸如雷鸣,在他的眼前轰来。

从小到大宁忌跟陈凡也有过不少训练式的交手,但这一次是他感受到的危险和压迫最大的一次。那呼啸的拳劲犹如排山倒海,刹那间便到了身前,他在战场上培养出来的直觉在大声报警,但身体根本无法躲闪。

砰的一声,犹如布袋陡然膨胀震动的空响,宁忌的身体直接拋向数丈之外,在地上不断翻滚。陈凡的身体也在同时狼狈地避开了宁曦与初一的攻击,倒退出老远。宁曦与初一停下攻击朝后看,宁毅那边也有些动容,其他人倒是并无太大反应,西瓜道:“没事的,陈凡的底子出来了。”

只见宁忌趴在地上许久,才猛地捂住胸口,从地上坐起来。他头发凌乱,双目呆滞,俨然在生死之间走了一圈,但并不见多大伤势。那边陈凡挥了挥手:“啊……输了输了,要了老命了,差点收不住手。”

“看吧,说他挡不过三十招。”

方书常笑着说道,众人也随即将陈凡奚落一番,陈凡大骂:“你们来挡三十招试试啊!”之后过去看宁忌的状况,拍打了他身上的灰尘:“好了,没事吧……这跟战场上又不一样。”

众人的谈笑当中,宁曦与初一便过来向陈凡道谢,西瓜虽然奚落对方,却也让宁忌跟陈凡说声谢谢。

“……有些人习武,常常在悬崖之上、激流当中练拳,生死之间感受出力的微妙,叫做‘盗天机’。你陈叔这一拳打得刚刚好,大概也真要了他的老命了,再过几年他没办法再这样教你。”

陈凡那一拳算是毕生所学凝于一招,凶险之极却没有伤人,但对宁忌造成的压迫感、生死间的感悟是实实在在的,这当然也有时机的把握在,若不是转瞬间抓住机会要打出这一拳,他也不至于在宁曦、初一面前躲得狼狈。宁忌道了谢谢,一时间仍旧脸色苍白地坐在地上起不来:“嘿嘿……刚才差点以为要死了……”

宁曦一张笑脸插入进来:“陈叔,你也打我一拳呗。”

陈凡蹲在地上眯起了眼睛:“你那十三太保横练就是为了挨打才来的,打一拳没用,得一直打到你觉得自己要死了才有可能,要不然咱们现在开始吧……”

“哦,那就算了。”宁曦笑道,“还是吃东西去吧。”

众人说笑一阵,宁忌坐在地上还在回想方才的感觉。过得片刻,西瓜、杜杀、方书常等人又与陈凡、纪倩儿有过几下搭手——他们往日里对彼此的武艺修为都熟悉,但这次毕竟隔了两年的时间,如此才能迅速地了解对方的进境。

这些年众人皆在军队当中锻炼,训练他人又训练自己,往日里就算是有的一些敝帚自珍在战争背景下其实也已经完全去掉。众人训练精锐小队的战阵合作、厮杀,对自己的武艺有过高度的梳理、精简,数年下来各自修为其实百尺竿头都有更进一步,如今的陈凡、西瓜等人比之当年的方七佛、刘大彪或许也已不再逊色,甚至隐有超过了。

他们议论武艺时,宁曦等人混在当中听着,由于自小便是这样的环境里长大,倒也并没有太多的稀奇。

如此过得一阵,夕阳西下。宁忌趁着感悟在旁边打了几套拳脚,众人才闹哄哄地入席吃饭,这期间大伙儿才随口聊起成都城内的环境,他们偶尔提起的一些名字,宁忌基本都没有听说过。

“这次来成都的那些人,真的有什么厉害的吗?我看那些读书的老家伙要真有本事,在女真人面前为什么厉害不起来……还有过来参加擂台的,都歪瓜裂枣,没什么好的。”

想起这些日子以来两只贱狗与一帮坏蛋的拖沓,宁忌在聊天的间隙中偷偷向兄长询问,那边陈凡望过来:“小忌啊,会咬人的狗,是不叫的,你最容易看到的那些,也许是因为他们叫得太厉害了。”

西瓜眼中带笑,道:“这孩子最近心里藏着事,许是盯上了几个坏蛋,还瞒着我们,想吃独食。”

“真的?”陈凡看着宁忌,感兴趣起来。

“没、没有啊,我现在在比武大会那里当大夫,当然整天看到这样的人啊……”宁忌瞪着眼睛。

一群人似笑非笑、若有所思地看了看他,过得一阵,倒也并不追问。

方书常道:“武朝虽然烂了,但真能做事、敢做事的老家伙,还是有几个,戴梦微就算是其中之一。这次成都大会,来的庸手当然多,但密报上也确实说有几个好手混了进来,而且根本没有露面的,其中一个,原本在汉口的徐元宗,这次听说是应了戴梦微的邀过来,但一直没有露面,另外还有陈谓、福建的王象佛……小忌你要是遇上了这些人,不要接近。”

宁忌倒是来了兴趣:“这些人厉害吗?”

“只能说都有自己的本事。而且我们没打听到的,或者也还有,你陈叔叔提前到,也是为了更好的防范这些事。听说不少人还想过请林恶禅过来,信肯定是递到了的,他到底有没有来,谁也不知道。”

宁忌蹙眉:“这些人抗金的时候哪去了?”

方书常道:“有些参与了抗金,也有些从头到尾都是明哲保身,在山里头躲着。但说起来,这些习武之人,也都有一个软肋,你猜猜是什么?”

宁忌蹙着眉头许久,想不到答案,那边宁毅笑道:“宁曦你说。”

宁曦犹豫片刻:“是文人的吹捧吧?”

方书常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宁毅点头,道:“过去重文轻武的习气已经持续两百多年,绿林人说起来有自己的半套规矩,但对自己的定位其实是不高的。周侗在绿林间说是天下第一,当年想要当官,老秦都懒得见他,后来虽然辞了御拳馆的职位,太尉府仍然可以随意调派。再厉害的大侠也并不觉得自己强过有学问的读书人,但偏巧这又是最在乎面子和虚名的一个行当……”

“以前绿林人过来行刺,往往是听了三两句的传闻,就来博个名声,都是乌合之众,用的也都是绿林间的一些老办法。但这一次,戴梦微、吴启梅这些人是真的怕了,一边对天下进行呼吁,一边也对一些有名气的绿林人礼贤下士做了一些请求。比如徐元宗这个人,往日里总吹自己是闲云野鹤,但突然被戴梦微求到门上来,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听说立刻就受不了了,现在不知道在成都的哪个角落里躲着。”

宁毅这样说着,众人都笑起来。宁忌若有所思地点头,他知道自己眼下还进不了这群叔叔伯伯的行动当中去,当下并不多言。

这日晚膳过后众人又坐在院子里聚了一会儿,宁忌跟兄长、嫂子聊得较多,初一今日才从张村赶过来,到这边主要的事情有两件。其一,明天便是七夕了,她提前过来是与宁曦一道过节的。

其二,宁忌的十四岁生日,准确日期是七月十三,也仅有数日时间,她便顺道捎过来母亲以及家中几位姨娘以及弟弟妹妹、一些小伙伴要求转交的礼物。

“今日却不能给你,到时候再说。”初一笑着说道。

提起宁忌的生日,众人自然也清楚。一群人坐在院子里的椅子上时,宁毅回忆起他出生时的事情:

“说起来,老二是那年七月十三出世的,还没取好名字,到七月二十,收到了吴乞买出兵南下的消息,然后就北上,一直到汴梁打完,各种事情堆在一起,杀了皇帝以后,才来得及给他选个名字,叫忌。弑君造反,为天下忌,当然,也是希望别再出这些傻事了的意思。”

他缅怀着过往,那边的宁忌认真仔细算了算,与兄嫂讨论:“七月十三、七月二十……嗯,这么说,我刚过了头七,女真人就打过来了啊。”

院落之中,馨黄的灯火摇曳。包括宁毅在内的众人都沉默下来,突然的安静俨如寒潮来袭。

随后,几只手掌啪啪啪的打在宁忌的头上:“说什么呢……”

“不会说话……”

“你才头七呢,头七……”

……

“……二十……减十三,是我头七啊。”

宁忌微带犹豫、满脸疑惑地回答,有些不明白自己为什么挨了打。

——没算错啊。

有偿代找电子书。

需要请加微信(miezhangge)。

可代找各种小说、电子书、畅销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