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偿代找电子书。

需要请加微信(miezhangge)。

可代找各种小说、电子书、畅销图书。

第一次与犯罪分子交易,宁忌心中稍有紧张,在心中筹划了不少预案。

但实际上的交易过程并不复杂,事后总结一番,得出来的不成熟的结论主要是——自己是个天才。

时间是六月二十三的未时,下午开馆后不久,名叫黄山的壮汉便出现在了场地边,贼兮兮地发出“咻咻咻”的声音吸引这边的注意。宁忌照例面无表情地站起来,去到小休息室里拿出包裹,挎在肩上,朝着场外走去。

两人在比武分场馆侧面的巷道间碰头——虽然是侧面的街道,但实际上并不隐蔽,那黄山过来便有些犹豫:“龙小哥,怎么不找个……”

“怎么了?”宁忌蹙眉、不悦。

“这等事,不用找个隐蔽的地方……”

宁忌看着他:“这是我自己地方,有什么好怕的。你带钱了?”

他目光冷漠、表情疏离。虽然十余年来实践较多的本领是军医和战场上的小队厮杀,但他自幼接触到的人也真是五花八门,对于谈判交涉、给人下套这类事情,虽然做得少,但理论知识丰富。

父亲当初给兄长授课时就曾经说过,跟人谈判交涉,最重要的是以自己的步调带着别人的步调跑,而跟人演戏之类的事情,最重要的是任何情况下都处变不惊,最好的角色是神经病、自大狂,只能听到自己的话,不用管别人的想法,让人步调大乱之后,你干什么都是对的。

兄长在这方面的造诣不高,常年扮演谦和君子,没有突破。自己就不一样了,心态平静,一点不怕……他在心中安抚自己,当然实际上也不怎么怕,主要是对面这壮汉武艺不高,砍死也用不了三刀。

他算是第一次理论结合实践,不过那壮汉看他理所当然的神态,倒真的相信了,摸摸身上。

“钱……当然是带了……”

“拿出来啊,等什么呢?军中是有巡逻放哨的,你越是心虚,人家越盯你,再磨蹭我走了。”

“呐,给你……”

壮汉从怀中掏出一块银锭,给宁忌补足剩下的六贯,还想说点什么,宁忌顺手接过,心中已然大定,忍住没笑出来,挥起手中的包裹砸在对方身上。然后才掂掂手中的银子,用衣袖擦了擦。

“值六贯吗?”

“有多,我来时称过,是……”

“行了,就算你六贯,你这婆婆妈妈的样子,还武林高手,放军队里是会被打死的!有什么好怕的,华夏军做这生意的又不止我一个……”

“啊?还有其它的……”

少年先前将犯纪律说得危险无比,连连加钱,此时才冒出这样一句,这名叫黄山的汉子顿时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却见名叫龙傲天的少年瞪他一眼。

“很奇怪吗?干嘛?我告诉你你找得到吗?”他将银子又在胸口擦了擦,揣进兜里落袋为安,“行了,你买了我龙傲天的东西,那就是朋友了,将来遇上事,可以来找我,我家当军医的,认识不少人。不过我警告你,别乱声张,上头查得严,有些事,只能私下里做。”

他痞里痞气兼不可一世地说完这些,恢复到当初的小小面瘫脸转身往回走,黄山跟了两步,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华夏军中……也这样啊?”

宁忌停下来眨了眨眼睛,偏着头看他:“你们那边,没这样的?”

“那也不是……不过我是觉得……”

“憨批!走了。别跟着我。”

他双手插兜,镇定地返回会场,待转到一旁的厕所里,方才呼呼呼的笑出来。

自己真是太厉害了,全程将那傻缺耍得团团转。郑七命叔叔还敢说自己不是天才!他在厕所当中平复一阵心情,回到面瘫脸,又返回会场坐下。

他在心中盘算着接下来的步骤:只要伤药在他们那边,自己随时随地都能牵着狗找到他们,要不然今天晚上去偷听他们的打算?不对,老小贱狗那边也要行动,不能顾此失彼……如今发生在成都城中的刺杀预谋甚至是行动每天都有,军中早有准备,不至于出事,而且,贱狗那边没有武艺,比较好偷听,坏蛋这边……难说有没有高手,没必要一个人冒这个险……

如此想了一阵子,眼睛的余光瞥见一道身影从侧面过来,还连连笑着跟人说“自己人”“自己人”,宁忌一张脸皱成了包子,待那人在旁边陪着笑坐下,才咬牙切齿地低声道:“你刚刚跟我买完东西,怕别人不知道是吧。”

“不是不是,龙小哥,不都是自己人了吗,你看,那是我老大,我老大,记得吧?”

宁忌扭头朝台上看,只见比武的两人之中一人身材高大、头发半秃,正是初次见面那天远远看过一眼的秃子。当时只能凭借对方走动和呼吸确定这人练过内家功,此时看起来,才能确认他腿功刚猛强横,练过好几家的路数,手上打的是“常氏破山手”,这是破山手的一支,与“摔碑手”的数招共通,宁忌熟悉得很,因为当中最显眼的一招,就叫做“番天印”。

“这就是我老大,叫黄剑飞,江湖人送外号破山猿,看看这功夫,龙小哥觉得怎么样?”

这满脸横肉的秃子居然还起了个帅气的名字……宁忌扶着脸,这家伙修的内家功,因此韧性大、出力长久,外练的则都是偏刚猛的招数,看起来观赏性是不错的,但由于没能刚柔并济,内家功又过度的挖掘和透支精力,因此才半秃了头。父亲那边练破六道,若不是有红提姨……呸呸呸——

他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打断脑中的思绪。这等秃子岂能跟父亲相提并论,想一想便不舒服。一旁的黄山倒是有些疑惑:“怎、怎么了?我大哥的武艺……”

“……武艺再高,将来受了伤,还不是得躺在地上看我。”

“不过我大哥武艺高强啊,龙小哥你常年在华夏军中,见过的高手,不知有多少高过我大哥的……”

“你看我像是会武艺的样子吗?你大哥,一个秃子了不起啊?火枪我就会,火雷我也会,将来拿一杆过来,砰!一枪打死你大哥。然后拿个雷,咻!砰!炸死你你信不信。”

“呃……”黄山目瞪口呆。

宁忌左右瞧了瞧:“交易的时候婆婆妈妈,拖延时间,刚做了交易,就跑过来烦我,出了问题你担得起吗?我说你其实是军法队的吧?你不怕死啊,药呢,在哪,拿回来不卖给你了……”

“龙小哥、龙小哥,我大意了……”那黄山这才明白过来,挥了挥手,“我不对、我不对,先走,你别生气,我这就走……”如此连连说着,转身走开,心中却也安定下来。看这孩子的态度,指定不会是华夏军下的套了,否则有这样的机会还不拼命套话……

他虽然看来老实敦厚,但身在异地,基本的警惕自然是有的。多接触了一次后,自觉对方毫无疑点,这才心下大定,出去会场与等在那边一名瘦子同伴碰面,详述了整个过程。过不多时,得了今日比武胜利的“破山猿”黄剑飞,与两人商议一阵,这才踏上回去的道路。

黄姓众人居住的乃是城池东面的一个院落,选在这边的理由是因为距离城墙近,出了事情逃跑最快。他们乃是湖北保康附近一处大户人家的家将——说是家将,实际上也与家奴无异,这处县城地处山区,位于神农架与武当山之间,全是山地,控制这边的大地主名叫黄南中,说是书香门第,实际上与绿林也多有往来。

与本身就算苗疆土司的霸刀类似,生存在神农架、武当山交界的延绵山区上,没有相对强大的私人武力本身就很难立足。黄家在这边繁衍数代,平素便会将农民训练成有一定武装能力的民团,家中的看家护院亦是代代相传,忠诚心上并没有多大的问题,女真人杀过襄樊时,对于周边的山区没有太多骚扰的精力,也是因此,令黄家的实力得以保全。

这一次来到西南,黄家组成了一支五十余人的商队,由黄南中亲自带队,挑选的也都是最值得信任的家人,说了无数慷慨激昂的话语才过来,指的便是做出一番惊世的功业来。他的五十余人对上女真部队,那是渣都不会剩的,然而过来西南,他却有着远比别人强大的优势,那就是队伍的纯洁性。

到得现下这一刻,来到西南的所有聚义都可能被掺进沙子,但黄南中的队伍不会——他这边也算是少数几支拥有相对强大武装力量的外来大族了,往日里因为他呆在山中,所以名声不彰,但今天在西南,一旦透出风声,无数的人都会拉拢结交他。

他来到这边,也有两个想法。

若是华夏军真的强大到找不到任何的破绽,他便当自己来到这里,见识了一番。而今天下群雄并起,他回到家中,也能仿照这形式,真正扩大自己的力量。当然,为了见证这些事情,他让手下的几名好手前去参加了那天下第一比武大会,无论如何,能赢个名次,都是好的。

但这些只是最为消极的想法,他亦是儒者,亦明大义,若华夏军真露出可趁的破绽,黄家这五十余人会不吝自己的性命,对其发出惊天动地的一击,将黄家的勇烈之名、大义之举,永远地刻在未来的历史上,让千千万万人铭记住这一光辉。

黄南中等人来到这边已有数日,私下里与人交往不多,只是极为谨慎地选择了数名过去有交往的、人品信得过的大儒做交流,这中间的线,其实又有戴梦微一系的牵连。黄南中暂时还不确定何时有可能动手,这一日黄剑飞、黄山等人回来,倒是转告了他,伤药已经买到了。

这东西他们原本携带了也有,但为了避免引起怀疑,带的不算多,眼下提前筹备也更能免受注意,倒是黄山等人随即跟他转述了买药的过程,令他感了兴趣,那黄山叹道:“想不到华夏军中,也有这些门道……”也不知是叹息还是喜悦。

坐在厅内太师椅上的家主黄南中端起茶平静地吹了吹:“只要是有人的地方,都大同小异,哪里都不会是铁板一块,问题只是这门道该如何找而已……黄叶,你跟过这叫做龙傲天的小子了?倒是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好名字……”

那名叫黄叶的瘦子便是早两天跟着宁忌回家的跟踪者,此时笑着点头:“没错,前日跟他到家,还进过他的宅子。此人没有武艺,一个人住,破院子挺大的,地方在……今日听山哥的话,应当没有可疑,就是这脾气可够差的……”

黄南中道:“年幼失祜,缺了教养,是常事,不怕他脾气差,怕他水泼不进。如今这买卖既然有了第一次,便可以有第二次,接下来就由不得他说不了……当然,暂时莫要惊醒了他,他这住的地方,也记清楚,关键的时候,便有大用。看这少年自视甚高,这无意的买药之举,倒是真的将关系伸到华夏军内部里去了,这是今日最大的收获,黄山与叶子都要记上一功。”

两名家将都躬身道谢,黄南中随后又询问了黄剑飞比武的感受,多聊了几句。待到这日天黑,他才从院子里出去,悄然去拜访此时正居住城中的一名大儒朗国兴,这位大儒如今在城内的名气算是排在前列的,黄南中过来之后,他便给对方引荐了另一位大名鼎鼎的老人杨铁淮——这位老人被人尊称为“淮公”,前些日子,因在街头与成都的愚夫愚妇论辩,被市井之徒扔出石头砸破了头,如今在成都城内,名气极大。

郎国兴是戴梦微的坚定盟友,算是知道黄南中的底细,但为了保密,在杨铁淮面前也只是引荐而并不透底。三人随后一番坐而论道,详细推测宁魔头的想法,黄南中便捎带着说起了他已然在华夏军中打通一条线索的事,对具体的名字加以隐藏,将给钱办事的事情做出了透露。其余两人对武朝贪腐之事自然清楚,稍稍一点就明白过来。

“只要是有人的地方,就绝不可能是铁板一块,如我先前所说,一定有空子可以钻。”

“……毫不出奇,毫不出奇。”

两名大儒神色淡然,如此的评论着。


没有错了,我显然是个天才!

——同样的夜色中,宁忌一面哗哗的在水里游,一面兴奋地想来想去。

要不然,我将来到武朝做个奸细算了,也挺有意思的,嘿嘿嘿嘿、嘿……

有偿代找电子书。

需要请加微信(miezhangge)。

可代找各种小说、电子书、畅销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