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偿代找电子书。

需要请加微信(miezhangge)。

可代找各种小说、电子书、畅销图书。

比武大会尚在初选,每日里过来观看的人数还不算多,那壮汉出示了选手的腰牌,又朝宁忌这边指指点点一番,随后便被旁边的守卫允许进来。

他昨日才受了伤,今天过来手臂上绷带未动。一番聒噪,却是过来向宁忌买药的。

“……小哥,昨日一试,你这伤药、还有这布可真不错,只可惜一帮杀才乱动,把药都弄洒了,俺们行走江湖,时常受伤,难得碰上这等好东西,因此便想过来向小哥你多买一点,留着备用……对了,认识一下,俺叫黄山,山峰的山,未知小哥姓甚名谁啊……”

这壮汉叽叽喳喳,并且明显没有洗澡,一身汗臭。宁忌瞥了一眼他的伤处,只见绷带脏兮兮的,心下厌恶——他学医之前也是脏兮兮的,只是行医以后才变得讲究起来——当他是死人:“伤药不卖。”

“哎,小哥,别这么说嘛,大家行走江湖,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你帮我我帮你,大家都多条路,你看,俺也不白要你的,这边带了银子的……你看你这褂子也旧了,还有补丁,俺看你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你们军中的药,平时还不是随便用,这次卖给俺一些,我这里,三贯钱你看能买多少……”

宁忌看了看钱,转过头去,迟疑片刻又看了看:“……三贯可不少,你就要自己用的这点?”

“那不是啊,俺这是……也给这次同路来的师兄弟买,行走江湖嘛,总是有备无患,按照我这伤,二十人份的量,三贯,如何?”

“……华夏军的药有数的,我家里人都没了他们才给我补的这个工,为了三贯钱犯纪律,我不干。”

宁忌摇着头,那壮汉便要说话,只听得宁忌手一张,又道:“要加钱。至少五贯。”

“……你这孩子,狮子大开口……”

“那你去门口外头的药店买,也差不多的。”

“那药店……”壮汉犹豫片刻,随后道,“……行,五贯,二十人的分量,也行。”

宁忌点头:“量太大,现在不好拿,你们既然参加比武,会在这边呆到至少九月。你先付一贯当定金,九月初你们离开前,我们钱货两清。”

那壮汉听到这里,不由得愣了愣,眼睛转了好几圈,方才说道:“你这……这生意也拖得太久了,我等一帮兄弟在这边呆两三个月,练功切磋,也难免会受点伤……你这都要了五贯,不合适吧,这样,三天交货,钱货两清,要知道,我们练武的,习惯了江湖险恶,有些东西,在自己身边才踏实,钱财身外物……”

他神色明显有些慌张,如此一番说话,眼睛盯着宁忌,只见宁忌又看了他一眼,眼底有得逞的神色一闪而过,倒也没说太多:“……三天交货,七贯钱。不然到九月。”

这名叫黄山的壮汉沉默了一阵:“……行。七贯就七贯,二十人份,俺黄山交你这个朋友……对了,小兄弟姓甚名谁啊?”

“姓龙,叫傲天。”

“行,龙小哥,那就这么说定了,我这……先给你一贯做定金……”这黄山明显想要快些促成交易,手下一动,直接滑过去一贯钱到宁忌手里,宁忌便轻轻收起来,只听对方又道,“对了,我家头儿后天下午过来比试,如果方便的话,咱们后天碰头交易,如何?”

“你说了算。”

“龙小哥爽快。”他明显肩负任务而来,先前的说话里尽量让自己显得精明,待到这笔交易谈完,情绪放松下来,这才坐在旁边又开始叽叽喳喳的聒噪起来,一边在随意闲聊中打听着“龙小哥”的身世,一边看着台上的比武点评一番,待到宁忌不耐烦时,这才告辞离开。

宁忌没有过多的理会他,只到这一日比武结束收工,才去到武场后台找出那“黄山”的资料看了一看。三贯就已经严重溢价的药物涨到五贯也买,最后不惜花七贯拿下,简直乱来。这叫做黄山的莽汉没有谈判的经验,普通人若重视钱财,三贯钱翻一倍到六贯是个关卡,自己随口要七贯,就是等着他压价,连这个价都不压,除了笨和迫切,没别的可能了。

这些人过来成都参加比武,报名时不可能给出太详细的资料,而且资料也可能是假的。宁忌只是翻看一下,心中有数便可。这日穿着白大褂背着药箱回家,半途之中才隐约察觉被人跟踪了。

他自幼在小苍河、大小凉山之类的地方长大,对于人群之中识别跟踪的本领训练不多。路上行人密集时难以判断,待走到偏僻无人之处,这一猜测才变得明显起来。此时下午的阳光还显得金黄,他一面走,一面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坏人啊,终于来了……

他面上没有表情,身体倒是激动到战栗,前行之时脚下虚浮,走路左脚绊右脚,便在河畔道旁的树荫下扑通一声摔了一跤。

后方跟踪的那名瘦子隐匿在墙角处,看见前方那挎着箱子的小大夫从地上爬起来,将地上的几颗石头一颗颗的全踢进河里,泄愤之后才显得一瘸一拐地往回走。下午倾泻的阳光中,确定了这位冷面小大夫没有武艺的事实。

****************

独身一人来到成都,被安排在城市角落的小院当中,有关于宁忌的身份安排,华夏军的内勤部门却也没有马虎。若是有心人到附近打听一番,大概也能收集到少年家人全无,依靠父亲在华夏军中的抚恤金到成都买下一套老院子的故事。

当然,若真详细打听到这个程度,打听者未来到底会面对华夏军中的哪一位,也就难说得紧了。关于这件事,宁忌也并未关心太多,只希望对方尽量不要瞎打听,父母身边负责安全保卫的那些人,与当年心狠手辣的陈驼子爷爷都是一路的,可没有自己这般善良。

外在的布置不至于出太大的破绽,宁忌一时间也猜不到对方会做到哪一步,只是回到独居的院子,便赶快将院落里练习武艺留下的痕迹都收拾干净。

平时练刀劈的木头太多,此时吭吭哧哧收拾了将近一个时辰,又生火煮了简单的饭菜。这个过程里,那位轻功了得的跟踪者还偷偷翻进了院子,仔细将这院落当中的布局查看了一番,宁忌只在对方要进他卧室时端了饭碗过去将人吓走。

夕阳西下,待到宁忌坐在卧室外的屋檐下慢吞吞地将晚饭吃完,那位跟踪者终于**离去——显然对方也是要吃饭的——宁忌趴在墙头偷瞄了片刻,待到确定那人离开了不再回来,他才将卧室里有可能暴露身份的东西进一步藏好,随后穿了适合夜里行动的衣服,背了藏有水靠的小包裹,准备去见白日里约好了的侯元顒。

曲龙珺、闻寿宾那边的戏份正要进入关键时刻,他是不愿意错过的。

离开小院,远远近近的城池浸入一片迷离的灯火当中,宁忌心情激荡。这才是生活嘛——他原本还曾想过跑去参加擂台大杀四方,可那种事情哪有今天这般刺激,既发现了贱狗的阴谋,又被另外一帮坏人盯上,等到对方图谋不轨动起手来,自己当头一刀,然后就能站在黑暗里双手叉腰对着他们哈哈大笑,想一想都觉得开心。

虽然乍看起来这种行为不太光明正大,有点像小人行径,不过,就像父亲教导的那样,对付那帮败类,自己是不用讲什么江湖道义的。

“哈哈哈哈——”

他叉着腰在无人的巷道里模拟了一次,随后左右探头望了望,略感羞耻。遂决定以后再找时间练习练习。

约定的地点定在他所居住的院子与闻寿宾院落的中间,与侯元顒接头之后,对方将有关那位“山公”关山海的基本情报给宁忌说了一遍,也大致叙述了对方关系、党羽,以及城内几位有所掌握的情报贩子的资料。这些调查情报不允许传出,因此宁忌也只能当场了解、记忆,好在对方的手段并不暴戾,宁忌只要在曲龙珺正式出动时斩下一刀即可。

另一方面,情报部的这些人都是人精,尽管自己是私下里托的侯元顒,但即便对方不往上报备,私底下也必然会出手将那关山海查个底掉。那也没关系,关山海交给他,自己只要曲……只要闻寿宾这边的贱狗即可。目标太多,反正迟早得将乐子分出去一些。

“对了,顒哥。”了解完情报,想起今天的黄山与盯上他的那名跟踪者,宁忌随意地与侯元顒聊天,“最近进城图谋不轨的人挺多的吧?”

“目标很多,盯不过来,小忌你知道,最麻烦的是他们的想法,随时都在变。”侯元顒皱着眉头道,“从外头来的这些人,一开始有的心思都是看看,看到一半,想要试探,如果真被他们探得什么破绽,就会想要动手。如果有可能把咱们华夏军打得四分五裂,他们都会动手,但是咱们没办法因为他们这个可能就动手杀人,所以现在都是外松内紧、千日防贼。”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随后摇了摇头:“没有办法,这个事情,上面说得也对,咱们既然揽了这块地盘,要是没有这个能力,迟早也要完蛋。该过去的坎,总之都是要过一遍的。”

宁忌点了点头:“这次比武大会,进来那么多绿林人,以前都想搞刺杀搞破坏,这次应该也有这样的吧?”

听他问及这点,侯元顒倒笑了起来:“这个眼下倒是不多,以前咱们造反,过来行刺的多是乌合之众愣头青,咱们也早就有了应对的法子,这法子,你也知道的,所有绿林人想要成群结队,都成不了气候……”

侯元顒说的办法宁忌自然知道,往日里一帮热血的绿林人想要结对过来搞刺杀,华夏军安排在附近的眼线便伪装成他们的同道加入进去。由于竹记的影响,华夏军对天下绿林的监控从来都很深,几十上百人轰轰烈烈的聚义,想要跑来刺杀心魔,中间掺了一颗沙子,其余的人便要被一网打尽。

甚至在绿林间有几名资深的反“黑”大侠,实际上都是华夏军安排的卧底。这样的事情曾经被揭破过两次,到得后来,结伴刺杀心魔以求出名的队伍便再也结不起来了,再后来各种流言乱飞,绿林间的屠魔大业局势尴尬无比。

这样的事态里,甚至连一开始确定与华夏军有巨大梁子的“天下第一”林宗吾,在传言里都会被人怀疑是已被宁毅收编的奸细。

这整个事情林宗吾也没法解释,他私下里或许也会怀疑是竹记故意抹黑他,但没办法说,说出来都是屎。面上自然是不屑于解释。他这些年带着个弟子在中原活动,倒也没人敢在他的面前真的问出这个问题来——或许是有的,必然也已经死了。

“……这几年竹记的舆论布置,就连那林宗吾想要过来行刺,估计都无人响应,绿林间其余的乌合之众更成不了气候。”昏暗的街道边,侯元顒笑着说出了这个可能会被天下第一高手活生生打死的内幕消息,“不过,这一次的成都,又有其他的一些势力加入,是有些棘手的。”

“什么?”

“世家大族。”侯元顒道,“以前华夏军虽然与天下为敌,但我们偏安一隅,武朝会派军队来剿灭,绿林人会为了名气过来行刺,但这些世家大族,更愿意跟我们做生意,占了便宜以后看着我们出事,但打完西南大战之后,情况不一样了。戴梦微、吴启梅都已经跟我们不共戴天,其余的很多势力都出动了人马到成都来。”

“就像刚刚说的,他们这次过来,打算干什么,他们自己都不确定。先看、再试探,如果真找到了办法,或者有那么一群人联合起来,非得热血上头打一场,也不是没有可能。这些世家大族,私下里都有自己的护院、私奴,绿林人不可靠,这些人是可靠的。照我们现在知道的,一些大族家里的护院、教头,这次都报名参加了比武大会,下个月军中的许多高手会陆续动手,把他们打趴下,就是要让他们知道我们不好惹,这样他们也许会投鼠忌器,收敛一点。”

“哼!”宁忌眉宇间戾气一闪,“有种就动手,全宰了他们最好!”

“唉,我也想这样。”侯元顒拍拍宁忌的肩膀,“不过上头说了,他们完完整整的进来,咱们尽量让他们完完整整地出去,往后才有生意可以做。顶多杀鸡儆猴地动几个,一旦动得多了,也算是我们的失败。小忌你心里不舒服,顶多去参加擂台比武,也不能打死他们。”

“……没意思。”宁忌摇头,随后冲侯元顒笑了笑,“我还是当大夫吧。谢谢顒哥,我先走了。”

“别闹的太大啊。”侯元顒笑着挥了挥手。

***************

与侯元顒一番交谈,宁毅便大概明白,那黄山的身份,多半便是什么大族的护院、家将,虽然可能对自己这边动手,但目前恐怕仍处于不确定的状态里。

坏人要来找麻烦,自己这边什么错都没有,却还得顾虑这帮坏人的想法,杀得多了还不行。这些事情当中的理由,父亲曾经说过,侯元顒口中的话,一开始自然也是从父亲那边传下来的,可心里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喜欢这样的事情。

大人的世界放不开手脚,没有意思。他便一路朝着比较有意思的……闻寿宾等贱人那边过去。

时间还算早,他这天晚上也没有游泳,一路来到那院子附近,换上夜行衣。从院子侧面翻进去时,后方临了小河的院子里只有一道身影,却是那一身白衣飘飘的曲龙珺,她站在河畔的凉亭外头,对了夜色中的河水,看起来正在吟诗。

凉亭之中一盏橘黄的灯笼照得满地温柔,白色的衣裙在夜风中款款飘飞,隔了河流远处是成都迷离的夜景,曲龙珺的口中喃喃念着什么。小贱狗还挺有格调……宁忌悄悄从院墙爬下,躲进下方的假山里,伸出手指,照着前方怪石上的一只癞蛤蟆弹出去。

癞蛤蟆飞出去,视野前方的小贱狗也噗通一声,跳进河里。

宁忌愣了愣。

穿着裙子游泳?不方便吧?

脱了游……

好像也不好……

他的脸颊,微微热了热。

……

随后才真的纠结起来,不知道该怎么救人才好。

有偿代找电子书。

需要请加微信(miezhangge)。

可代找各种小说、电子书、畅销图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