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帖被送进去之后,师师迎出来之前,于和中的内心之中,其实都充满了忐忑。

在华夏军击溃了女真西路大军,取得了令整个天下都为之侧目的大胜背景下,作为中间人,跑来跟华夏军协商一笔无论如何看来都显得人心不足蛇吞象的技术买卖,这是于和中人生当中参与过的最大的**之一。

他倒不是害怕参与大**,他只是害怕吃了闭门羹、事情搞砸了,往后他能如何自处呢?

这么大的一件事,事先没有给他多少的时间做准备。拉他过去谈一谈,接着就要来找师师拉关系,自己与师师之间的情感,有升温到这样的程度吗?自己能够加以控制吗?多给些时间发展,把握岂不更大一些?

这样的想法没有机会说出来,严道纶等人将他推上台面,面对的局势却俨然是最后一局要开牌了。他在公门当中呆了多年,事情成功固然花花轿子人抬人,事情搞砸了,让谁背锅也是不言而喻的。

另一方面,尽管与师师之间有多年的感情在,他也有过借对方的力量往上搏一搏的想法,可他也并不天真。

师师早年在矾楼便八面玲珑,对许多人的心思一看便知,眼下在华夏军内活跃了这么些年,真事到临头,哪里会让私情左右她的决定?上一次严道纶打个招呼就走,或许还没什么,这一次干脆是使节团的两位领队跟了过来,这名字一看,为的是什么她心中岂能没数。只要传句“没空”的回答,自己这边所有的可能,就都要被堵死。

先前真该说清楚的,要时间的啊……

这是决定他后半生命运的一刻了。他心中惴惴不安,面上只能强作镇定,好在过得一阵,师师一身浅蓝色居家衣裙迎了出来。双方互相打过招呼,之后朝里头进去。

天空之中白云流淌。又是摩诃池边的小木桌,由于这次跟随于和中过来的两人身份特殊,这次师师的表情也显得正式一些,只是面对于和中,还有着柔和的笑容。带着伸头缩头都是一刀的想法,于和中直接向师师坦陈了来意,希望在正式谈判协商之前,找些关系,打探一下这次成都大会的内幕情况。

师师将于和中的话听完,坐在那边的椅子上,神情肃穆地考虑了许久。她看看使节团的两名领队,但最终的目光,还是定在了于和中这边,眼神郑重。

“这次成都大会,不少人都在私下里找关系,不想太被动,我是知道的。可……于兄,你参与进来,这中间会有多少的危险,你想清楚了吗?”

于和中微微蹙眉:“这……略有察觉,不过……若这件事能对两家都有好处,我也是……勉为其难了……”

师师的目光望向其余二人,肃穆的眼神过得片刻才转换得柔和:“谢兄、石兄,两位的大名久仰了,师师一介女流,在华夏军中负责文娱一线的工作,原本不该参与这些事情。不过,一来这次情况特殊;二来你们找到我这位兄长,也确属不易……我能为两位传几句话,能不能成事且不说,可我有个要求。”

她上次与于和中的见面,表露出来的还只是妹妹般的柔和,这一次在谢、石两人面前,却已然是话语迅速、笑容也凌厉的模样。谢、石二人面容肃然:“担凭师师姑娘吩咐。”

“无论出什么事,请两位务必护得我这位兄长周全。”

她这话语一出,于和中一来心下安定,知道在刘光世这拨势力当中的位置已经坐稳。另一方面却又忐忑起来,按照她的说法,简直像是介入这件事便会有杀身之祸一般,真有如此严重?

谢、石二人对望一眼,随后道:“这个自然,于兄在我方正受重用,我等岂会置他于险地之中……”如此承诺一番。

师师点了点头,微笑道:“我会帮忙递个话,找上一位关窍上的人物,让你们提前聊上一聊。但今日局势,两位先生也一定明白,我华夏军做局,想要做成这笔买卖,入了局的,想要占个先手,我华夏军固然乐见这种状况,师师因此能帮个小忙,不犯忌讳。然而身在局外的那些人,眼下可都是红着眼睛,不愿意让这笔买卖成交的。”

她顿了顿:“既然是我这位兄长带着你们过来,话我就得明明白白说在前头。一旦入了场,你我双赢,私底下,消息是会传出去的。到时候,风口浪尖,刘家有这个心理准备吗?恕小妹直言,若没有这个心理准备,我这话传也白传,倒不如全按规矩来,胜过私底下争吵,伤了和气。”

她这话一说,于和中那边便全明白了。宁毅抛出格物技术这样的大诱饵吸引各方前来,自然是希望看到各路人马踊跃争先表露意图的,刘光世这边要入场、要占先机、甚至想要内定,宁毅乐见其成,私下里却必然放出消息,把气氛炒热。他固然会给刘将军这边一些好处,但另一方面,自己这些人必然成为众矢之的,到时候进不了场的戴梦微、吴启梅等人还不知道要对自己这边如何口诛笔伐,甚至一些“热血人士”会做出什么事情来,都难以预料。

也是因此,师师方才才首先说,要保护好自己这位兄长的安全。

她是真的对自己上心了……如此一想,心中愈发火热起来。

谢、石二人那边以眼神交流,沉默了片刻:“此事我等自然心中有数,可具体情况,并不好说。而且师师姑娘想必也明白,公开场合我们不会承认任何事情,至于私下里……都可以商榷。”

谈判这种事情,不能太坦率,也不能随随便便就做承诺,两人面露为难,话语谨慎。师师却已拍手一笑:“既然有过准备,怎么谈就不关小妹的事了……小玲!”她开口叫来院子里的女兵,“去参谋部那边,找林丘林参谋,让他有空的话尽快过来一趟,有事。”

听得这个名字,谢、石二人对望一眼,大觉有戏。这名叫林丘的年轻军官在华夏军当中军职算不得高,但却是负责务实工作的核心参谋之一。使节团这次过来数日,常能见到高官接待,但对于具体工作大多打着哈哈,一推二五六。至于参谋部、秘书处等一些核心职位上负责具体事务运作的官员,他们对外往来甚少,他们偶尔能打听到一个,但对于如何接触,没有办法。

名叫小玲的女兵去后又回来,再过的片刻,一名身着黑色军服的年轻军官朝这边小跑过来,想来便是林丘。师师告罪一番,走了过去,那军官在屋檐下行了一礼,师师跟他交谈了几次,偶尔看看湖岸这边,林丘蹙着眉头,一开始似乎有些为难,但片刻之后,似乎是被师师说服,还是笑着点了头。

师师朝湖边挥手:“和中,你过来一下。”

于和中走过去,师师向他介绍了林丘,随后也想林丘介绍了他,用得口吻和形容却是颇为私人的方式:“这是我儿时的兄长,多年未见,此次只是做个中人……”云云。那林丘立马叫哥——似乎是考虑了对师师的称呼——于和中一时间受宠若惊。

与于和中打过招呼后,林丘走向湖边。于和中与师师留在屋檐下,他心中思绪复杂、温暖,难以言说,有了这次的事情,他在刘光世那边的仕途再无障碍,这一瞬间他也真想就此投奔华夏军,从此与师师相互照应,但稍作理智考虑,便打消了这等念头,千言万语堵在胸口一时间都说不出来,看见师师对他笑时,甚至想要冲动地伸过手去,将对方的柔荑攥在掌心里。

但师师身上一股说不出的气质终于令他没敢付诸行动。

只见师师望了湖岸那边,微微笑道:“此事我已牵了线,便不再适合涉足其中了,可和中你还是尽量去一下,你要坐镇、旁听,不必说话,林丘得了我的叮嘱,会将你当成自己人,你只要在场,他们自然以你为首。”

于和中看着她:“我……”

师师一笑:“去吧,正事要紧,其他的话,往后再说不妨。不过,此番可以在场,明面上却绝不可站了前台,城里局面复杂,出什么事情的可能都有。他们得了我的叮嘱,当不会如此坑害你,可若有此等端倪,也务必要小心谨慎……有事可以来找我。”

“嗯。”于和中郑重点头,微微抱拳后转身走向湖岸边的木桌,师师站在屋檐下看了一阵,随后又叮嘱了小玲为四人准备好午餐以及方便说话的单间,这才因为有事而告辞离去。

于和中知道她不愿意真的牵涉进来,这天也只好遗憾分别。他毕竟是男儿身,固然会为儿女私情心动,可事业功勋才最为重要,那林丘得了师师的牵线,与谢、石二人先是随意地交谈相互了解了一番,待到了房间里,才郑重地拿出一份东西来。却是华夏军在这一次预备放出去,让各方竞标的技术名录。

除了玻璃、香水、造纸、织造等各种商业技术外,军事上的冶铁、火炮、火药等大量让人眼红的核心技术赫然在列,而且标注了这些技术的具体数值,大都领先了外界技术一到两个台阶。委实让人觉得宁毅是不是真的已经疯了。

这些技术的分量难以用钱来估算,购买的方式必然各种各样,交割起来也并不容易,一旦事到临头,谈判都要准备许久,这也是刘光世一方想要抢占先机的理由。而且他们既然愿意首先站出来响应华夏军的号召,也算是帮了华夏军一个大忙,在条件不离谱的情况下,内定个一两项技术,也绝不是没有可能。

于和中明白了这次交易的意义,内心火热起来,随后便专注地将心神投入了进去。

与此同时,师师去到湖边的另一处院落里,与宁毅在湖边的亭子里吃简单的午餐。

“刘家进场了。”

她过来说的第一句话是这样的,随后与宁毅详细说起了见面的过程,只在偶尔提起于和中时,言语之间有些遗憾。作为朋友,她其实并不想将于和中拉进这个漩涡里——尽管对方看来兴高采烈,可眼下这种局势,一旦有个意外,普通人是难以全身而退的。

“他又不是你儿子。”

宁毅这样说了一句,师师伸手打他一下。宁毅笑着摇了摇头。

“男人四十了,要有一番事业,风险越大回报越大是很正常的事情,就算你把接下来所有可能全分析给他听,他做的恐怕也是一样的选择。所以啊,没必要这样那样的乱想。其实于和中这次入局,捡的是最大的便宜,简直傻人有傻福。”

“你一开始就准备了让人刘家入场吧?”

“刘家是最合适的,不觉得吗?”宁毅笑了起来,“这次过来的大小势力,晋地是一开始就跟我们有关系的,左家左右逢源,但他背后站的是福州朝廷,必然不会在明面上第一个出头,其余一些势力太小,给他们好处,他们不一定能整个吞下去。只有刘光世,八爪章鱼,跟谁都有往来,这个众矢之的,只有他带头扛,效果最好。”

他说到这里顿了顿,随后又讽刺地笑笑:“说到出来打头阵,谢、石二位表面上为难,暗地里肯定要笑破肚子。这次大会做买卖,不能入场的以戴梦微、吴启梅为首,谁要带头跟我们交易,他们都会出来斥责一番。可私下里,刘光世、戴梦微早有协议,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刘家能得什么好处,戴梦微也少不了,所以啊,刘将军根本不怕被斥责,他们肯定在私下里觉得自己占了大便宜……”

“他是占了大便宜啊。”师师看他一眼,“武器技术你也真拿出来卖,军中其实都有些害怕的,怕教会了徒弟,反过来打死师父。”

“卖技术原本就是个入侵的过程。”宁毅拿筷子在师师头上敲了一下,“早些年就已经说过,我们这片华夏土地,基本的思维模式是玄学思维,思考的顺序是首先考虑整体,用整体来指导细节。而格物学的基础,是要从部分的认知慢慢扩张到整体,要一是一、二是二,不能靠想象。技术在其次,思维方式才是主体,没有这种思维方式,学了技术也会永远落后。当然,我们现在拿不下他们,消化不了,就让他们帮我们做一点前期工作,将来的思维改造可以更方便一点。”

“立恒真就这么瞧不上玄学思维……”

“也不是瞧不上,各有特征而已,玄学思维从整体入手,所以老祖宗从一开始就讨论天地,可是天地是什么样子,你从一开始哪里看得懂,还不是靠猜?有的时候猜对了有的时候猜错了,更多时候只能一次次的试错……玄学思维对整体的猜测用在哲学上有一定的好处和创见性,可它在很多具体事例上是非常糟糕的……”

宁毅挥舞着筷子,在自己人面前尽情地哔哔:“就好像玄学思维最容易出现各种看起来不明觉厉的高大上理论,它最容易产生第一印象上的倾向性。譬如说我们看到经商的人追逐财货,就说它导人贪婪,一有了它导人贪婪的第一印象,就想要彻底把它封杀掉,没有多少人能想到,把这些贪婪中的因素当成不好不坏的规律去研究,将来会产生怎样巨大的效果。”

师师想了想:“会没有人种地?”

宁毅一口气噎在喉咙里:“……会产生叫资本主义的未来。算了,不说这个你不懂的。但是格物学的将来你已经看到了,我们过去说有人想要偷懒,想要造出省力的工具,是奇巧淫技,可技术本身是不好不坏的。《道德经》开篇就说,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天地是没有倾向性的,这世上所有事物的基本原理,也没有倾向性,你把它们研究透彻了,可以做好事,也可以做坏事。可玄学思维就是,看见一个坏处,就要打倒一系列的东西,就要堵死一条路。”

“又比如说你们最近做的戏剧,让你们写得好看一点好看一点,你们就会说媚俗,什么是媚俗?归根结底不就是研究人心里的规律?每一个人的内心都有基本的规律,把它研究透彻了,你才能知道这个社会上每一个年龄、每一个阶层、每一个大类的人会喜欢什么,你怎么样才能跟他们说话,你怎么样才能让他们从无知到有知,从愚蠢到聪明……”

“可也没有老是讨好他们的,你连诗都不让写……”师师嘟囔两句。

“现在是研究规律的时候啊李同学,你知不知道未来的工作有多重,过去这世上百分之一的人识字读书,他们会主动去看书。一旦有一天全部的人都读书识字了,我们的工作就是如何让所有的人都能有所提升,这个时候书要主动去吸引他们接近他们,这中间第一个门槛就是找到跟他们对接的办法,从百分之一到百分之百,这个工作量有多大?能用以前的办法吗?”

“人心的规律、一个人如何成熟起来的客观规律,是教育、文化两个大类发展起来的最底层逻辑,一个六岁的孩子喜欢吃屎,为什么?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就喜欢看女人,为什么?大家一开始都喜欢低俗,为什么?是什么样的客观理由决定的、怎么样能够改变?如果搞文化的人说一句低俗就把低俗抛在一边,那接下来他什么工作也做不成,低俗也好通俗也罢,背后映照的,都是人心人性的规律,是要一点一点,切片解剖的……嗯,你不用管切片解剖是什么……”

中午的阳光照射在凉亭外头,仿佛垂下的纱帘。宁毅叽里呱啦地说了一通,师师沉默下去,渐渐的露出缱绻的微笑。其实十年以前,宁毅弑君之后将她带去小苍河,两人之间也常有各种论辩与吵闹,当时的宁毅比较慷慨激昂,对事情的解答也比较大而化之,到如今,十年过去了,他对许多事情的考虑,变得更为细致也更为复杂。

当然,有的时候,师师也会疑惑,为何要考虑到这么复杂。华夏军尚未杀入中原,造纸作坊的能力也还有待提升,他却已经想到全部人都能念书之后的情景了,就仿佛他亲眼见过一般。

而对师师来说,若真让这世上所有人都吃上饭、念上书,那已经与大同世界相差无几了,他为何还要考虑那么多的问题呢?玄学与格物,又真有那么大的差别吗?

“……十年前在小苍河,你若是能说起这些,我或许便不走了。”

师师说起这句,宁毅微微顿了顿,过得一阵,也微微笑起来,他看向湖面上的远方:“……二十年前就想当个富家翁,一步一步的,不得不跟梁山结个梁子,打了梁山,说稍微帮老秦一点忙,帮不了了就到南边躲着,可什么事情都没那么简单,杀了皇帝觉得无非也就造个反的事,越往前走,才发现要做的事情越多……”

他轻轻点了点胸口:“人心里的规律啊,情理法啊,格物跟玄学的分别,从整体到部分还是从部分到整体……最终会决定一个世界面貌的,是已经深入整个族群潜意识层面的思维方式,几十几百年,所谓的进步其实都是跟这种东西做抗争的过程……妈的,我一个卖楼的,何苦来哉呢……”

他最后摇了摇头,嘟囔两句,师师笑着伸过手来覆在他的手上。暖风吹过湖畔的树木,人影便模糊在了纷乱的林荫里……

**************

这么好的天气,我为什么要在这里看傻瓜比武。曲龙珺和闻寿宾那帮贱狗怎么样了呢……

同一天的下午时分,宁忌坐在比武大会的会场边百无聊赖时,听到了后方的叫唤声。

“咻!咻咻!”

扁着一张脸的宁忌回过头时,围栏围起的外场边,昨天才受了刀伤的傻瓜壮汉正在向他发出这样的声音:“小大夫、小大夫,过来,过来……”

宁忌扁脸上惫懒的目光毫无波动,将脑袋调转回来,不再理他。

随后那壮汉便朝场内翻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