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偿代找电子书。

需要请加微信(miezhangge)。

可代找各种小说、电子书、畅销图书。

“……手上的伤已经给你包扎好了,你不要乱动,有些吃的要忌口,比如……伤口保持干净,金疮药三日一换,如果要洗澡,不要让脏水碰到,碰到了很麻烦,可能会死……说了,不要碰伤口……”

下午的阳光还显得有些耀眼,成都城北面主体尚未完工的大演武场附属场馆内,数百人正聚集在这里围观“天下第一比武大会”第一轮选拔。

古往今来,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也决定社会面貌。虽然说起来中华文明源远流长,也有着不少令人津津乐道的大事、盛事,但从数千年前至于武朝,精英体制的本质不曾改变,人们说起一个社会如何,有着怎样的成就,主要谈论的是不到百分之五的上层人士的面貌,等而下之的底层,其实从来不存在意义。

武朝的过往重文轻武,虽然三教九流、绿林走卒一直存在,但真要说起让他们的存在具体化了的,许多的理由还是得归于这些年来的竹记说书人——虽然他们实际上不可能覆盖整个天下,但他们说的故事经典,其他的说书人也就纷纷模仿。

这十余年的过程之后,有关于江湖、绿林的概念,才在一部分人的心中相对具体地确立了起来,甚至于不少原本的练武人士,对自己的自觉,也不过是跟人练个防身的“把式”,待到听了说书故事之后,才大概明白天下有个“绿林”,有个“江湖”。

这样的称呼,让他们自觉有个身份。

在二十年前的过往,所谓御拳馆的周侗,在普通人眼中也不过是个把式打得好的拳师罢了,许多乡下武者也不会听说他的名字,只有当习武到了一定层次,才会渐渐地听说什么圣公、什么云龙九现,这才渐渐进入绿林的圈子,而这个绿林,实际上,也是概念并不清晰的挺小的一圈人。

是竹记令得周侗人人皆知,也是宁毅通过竹记将前来刺杀自己的各种匪徒统一成了“绿林”。过去的绿林比武,最多是十几、几十人的见证,人们在小范围内比武、厮杀、交流,更多时候的聚集只是为了杀人抢劫“做买卖”,这些比武也不会落入说书人的口中被各种流传。

对于习武者而言,过去官方认可的最大盛事是武举,它几年一次,民众其实也并不关心,并且流传后世的史料当中,绝大部分都不会记录武举状元的名字。相对于人们对文状元的追捧,武状元基本都没什么名气与地位。

成都的“天下第一比武大会”,如今算是史无前例的“绿林”盛会了,而在竹记说书的基础上,不少人也对其产生了各种联想——过去华夏军对内开过这样的大会,那都是军方比武,这一次才终于对全天下开放。而在这段时间里,竹记的部分宣传人员,也都像模像样地整理出了这天下武林部分成名者的故事与外号,将成都城内的气氛炒的龙争虎斗一般,好事百姓有空时,便不免过来瞅上一眼。

华夏军击溃西路军是四月底,考虑到与天下各方路途遥远,消息传递、人们赶过来还要耗时间,前期还只是雷声大雨点小的炒作。六月开始做初轮选拔,也就是让先到、先报名的武者进行第一轮比试积累胜绩,让裁判验验他们的成色,竹记说书者多编点故事,等到七月里人来得差不多,再截止报名进入下一轮。

到那个时候,天下众人云集成都,文化精英可以去报纸上吵架,俗气一点的可以看比武打斗、到运动会上嘶吼狂欢,还可以通过游行参观女真战俘、彰显华夏军武力,此时私下底各方第一轮的商业合作基本敲定,共同发财、皆大欢喜;而在这个氛围里,人大成立,华夏人民政府正式成立,大家共同见证,合法有效,普天同庆——这是整个大局的基本逻辑。

当然,由于来的人还不算多,这一开始的淘汰赛,观众在前几日的热度后,也算不得非常多。倒是如今贴在场馆外长棚里,带了名字、外号、战绩的各种高手画像,每日里都要引得大量人群关注,而在附近酒楼茶肆中聚集的人们,往往也会绘声绘色地说起某某高手的传闻:

“这XXX外号XXX,你们知道是怎样得来的吗……”

“这XX与XXX三年前曾在XX比武,当时只有XX在场作为见证……”

又或者是:

“你们知道陆陀吗?”

“这个榜单,华夏军故意的,要说当今的天下第一,大概有五个人可以参与争夺,当中可能最厉害的一个,你们知道那宁先生血手人屠的名声从何得来……”

“却说那林宗吾在华夏军这里都称他为‘穿林北腿’,为何啊?此人身形高瘦,腿功了得……”

各种各样的消息、讨论汇成热烈的气氛,丰富着人们的业余文化生活。而在场馆内,年仅十四岁的少年大夫每日便只是惯例般的为一帮名叫XXX的绿林豪杰止血、治伤、叮嘱他们注意卫生。

坦白说,真要说比武,倒真是没什么好看的,他早几天还全神贯注、兴致盎然地看着那些打斗,到得最近,就完全变成了一副例行公事目光惫懒的大饼脸。

真正的武林高手,各有各的强项,而武林低手,大都菜得一塌糊涂。对于见多了红提、西瓜、杜杀这个级别出手、又在战阵之上磨砺了一两年的宁忌而言,眼前的擂台比武看多了,委实有点别扭难受。

无法标准地出手,便只能复习标准的医学知识来平衡这点难受了,眼见着一身臭汗的壮汉要伸手动绑好的绷带,他便伸过手去拍打一下。

“……说了,不要碰伤口,你这汗出得也多,接下来几天尽量不要锻炼才好……”

“哎!”壮汉不太乐意了,“你这小娃娃就是话多,我辈习武之人,当然会出汗,当然会受这样那样的伤!些许刀伤算得了什么,你看这道疤、还有这道……随便包扎一下,还不是自己就好了。看你这小大夫长得细皮嫩肉,没有吃过苦!告诉你,真正的男人,要多锻炼,吃得多,受一点伤,有什么关系,还说得要死要活的……咱们习武之人,放心,耐操!”

宁忌面无表情看了一眼他的伤疤:“你这疤就是没处理好才变成这样……也是你以前运气好,没有出事,我们的周围,随时随地都有各种你看不到的小细菌,越脏的地方这种细菌越多,它进了你的伤口,你就可能生病,伤口变坏。你们这些绷带都是开水煮过的……给你这点绷带你不要打开,换药时再打开!”

“细、细什么?”

“细菌。”宁忌反正无聊,看着上方在清理擂台场地,也就陪着壮汉多说几句,“是活的小动物,但是很小很小,我们看都看不到,进了伤口就开始吃你的血肉,也就是外邪入侵。你刚才用手挡刀,对面那把刀也不太干净。如果将来有事,你可能会发热,也可能发着发着就死了。”

“很小很小那你怎么看到的?你都说了看不到……算了不跟你这小娃娃争,你这包得还挺好……说到用手挡刀,我刚才那一招的妙处,小娃娃你懂不懂?”壮汉转开话题,眼睛开始发光,“算了你肯定看不出来,我跟你说啊,他这一刀过来,我是能躲得开,但是我跟他以伤换伤,他立时就怕了,我这一刀换了他一刀,所以我赢了,这就叫狭路相逢勇者胜。而且小娃娃我跟你说,擂台比武,他劈过来我劈过去就是那一刹那的事,没有时间想的,这一刹那,我就决定了要跟他换伤,这种应对啊,那需要莫大的勇气,我就是今天,我说我一定要赢……”

“……确实需要莫大的勇气……恭喜。”

宁忌面无表情地复述了一遍,提着医药箱走到擂台另一边,找了个位置坐下。只见那位包扎好的壮汉也拍了拍自己手臂上的绷带,起来了。他先是环顾四周似乎找了一会儿人,随后无聊地在场地里溜达起来,然后还是走到了宁忌这边。

“哎,我说你这小娃娃,年纪这么小就当大夫了?”

宁忌目视前方:“年纪大的上战场杀敌,年纪小的当大夫,不应该吗?”

“说得也是,你也是黑旗的人,黑旗军是真的英雄,我这话孟浪了。”那壮汉样貌粗野,话语之中倒是偶尔就冒出文绉绉的词来,此时还朝宁忌拱手行了一礼,随即又在旁边坐下,“黑旗军的军人是真英雄,不过啊,你们这上面的人,有问题,迟早要出事的……”

宁忌的目光挪到眼角上,撇他一眼,然后恢复原位。那壮汉似乎也觉得不该说这些,坐在那儿无聊了一阵,又看看宁忌普通到极致的大夫打扮:“我看你这年纪轻轻就要出来做事,大概也不是什么好家庭,我也是敬重你们黑旗军人确实是条汉子,在这里说一说,我家主人学富五车,说的事情无有不中的,他可不是瞎说,是私下里曾经说起来,怕你们黑旗啊,一场繁华成了空……”

“你家主人是谁?”

“你这娃娃别生气,我说的,都是肺腑之言……我家主人也是为你们好,没说你们什么坏话,我觉得他也说得对啊,若是你们这样能长长久久,武朝诸公,许多文曲下凡一般的人物为什么不像你们一样呢?说是你们这边的办法,只能持续三五十年,又要大乱,武朝用儒家,讲什么中、中、中……”

“……中庸?”

“对,你这小娃娃读过书嘛,中庸,才能两三百年……你看这也有道理啊。金国强了三五十年,被黑旗打败了,你们三五十年,说不得又会被打败……有没有三五十年都难讲的,主要就是这么说一说,有没有道理你记得就好……我觉得有道理。哎,小娃娃你这黑旗军中,真正能打的那些,你有没有见过啊?有哪些英雄,说来听听啊,我听说他们下个月才出场……我倒也不是为自己打听,我家头儿,武艺比我可厉害多了,这次准备拿下个名次的,他说拿不到第一认了,至少拿个头几名吧……也不知道他跟你们黑旗军的英雄打起来会怎样,其实战场上的法子不一定单对单就厉害……哎你有没有上过战场你这小娃娃应该没有不过……”

两人坐在那儿望着擂台,宁忌的肩膀已经在话语声中垮下来了,他一时无聊多说了几句,料不到这人比他更无聊。最近华夏军敞开大门迎接外人,报纸上也允许争论,因此内部也曾经做过三令五申,不许军方人士因为对方的些许话语就打人。

当下也只能提着医药箱再换一边地方,那壮汉也知道小朋友生了气,坐在那儿没有再追过来,过得不久,似乎是有人从场外出现,冲那壮汉招手,那壮汉才因为等到了同伴从场内出去。宁忌看了一眼,过来找他那人步伐沉稳,大概有些内家功夫,但把头发练没了一半,这是经脉积累了暗伤,算不得上乘。也不知道是不是对方那准备拿下名次的老大。

台上愚蠢的擂台一场场的决出胜负,外头围观的席位上时而传出叫喊声,偶尔有些小伤出现,宁忌跑过去处理,其余的时间只是松垮垮的坐着,幻想自己在第几招上撂倒一个人。这日临近黄昏,擂台赛散场,兄长坐在一辆看起来寒酸的马车里,在外头等着他,大概有事。

“找到一家烤鸭店,面皮做得极好,酱也好,今天带你去探探,吃点好吃的。”

宁曦最近找到宁忌,十次有八次是去找好吃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整天在成都城内寻找美食。实际上宁忌倒是知道这位兄长的忙碌,虽然才满十八岁,但肩上的事情众多,他只是喜欢跟人打听美食,打听到了存在心里,跟家人聚会时才一块去探,若然真好吃,往往赞不绝口,不好吃也会默默填饱肚子。

两人在车上闲聊一番,宁曦问起宁忌在比武场里的见闻,有没有什么出名的大高手出现,出现了又是哪个级别的,又问他最近在会场里累不累。宁忌在兄长面前倒是活泼了一些,垮着张脸把几天都想吐的槽吐了一路。

如此到了烤鸭店,兄弟俩在楼上叫了个单间,单间临街,能看到道路、行人、阳光、树木与远处的在金黄夕阳中波光粼粼的河道与湖泊。鸭子上来之前,宁曦便从随身带着的包里取出了一叠卷宗,另外还有墨与毛笔。

“这里一共十份,你在后头签字画押。”

“什么啊?”

“你不用管了,签字画押就行。”

“我看看……”

宁曦撇了撇嘴,宁忌看了几眼,卷宗都差不多,皆是郑七命等一帮人对宁忌战场表现的讲述,后头各人也已经签押完毕:“这个是……”

“当然是有用的,跟我现在的事情有关系,你不用管了,签字画押,就表示是对的……我本来都不想找你,但是得有个步骤。你先签押,鸭子得上来了。”

“什么事啊?”宁忌皱眉。

“那我能跟你说吗?军事机密。”

“是不是我三等功的事情?”

宁忌看着宁曦,宁曦扶住额头:“……”

“……哥,我听说爹不肯给我那个三等功,他也是想保护我,不给我就算了吧,我也没想要。”

“……你先签字,他们说的不是假话吧。不是假话这个功就该给,你拿命拼的。”宁曦这样说着,眼见宁忌仍然犹豫,道,“而且是爹让我帮你申诉的,说明他也愿意把这个功给你,我知道你视功名如粪土,但这关系到我的面子,我们俩的面子,我非得申诉成功不可……这几天跑死我了,都不是这些供词就能搞定,不过你不用管,其他的我来。”

宁忌叹了口气,一份份地画押:“我真的不太想要这个三等功,而且,这样子申诉上去,最后不还是送到爹那边,他一个打回,哥你就白忙了,我觉得还是不要浪费时间……”

“你不懂,走了程序以后,爹反而会认的,他很重视这个步骤。”宁曦道,“你虽然最近在当医生,但是知道成都主要要办什么事吧?”

“成立代表大会,昭告天下?”

宁忌如此回答,宁曦才要说话,外头小二送烤鸭进来了,便暂时停住。宁忌在那边画押完毕,交还给兄长。

宁曦收好卷宗,待房间门关上后方才开口:“开代表大会是一个目的,另外,还要改组竹记、苏氏,把所有的东西,都在华夏人民政府这个牌子里揉成一块。其实各方面的大头头都已经知道这个事情了,怎么改、怎么揉,人员怎么调动,所有的计划其实就已经在做了。但是呢,等到代表大会开了以后,会通过这个代表大会提出改组的建议,然后通过这个建议,再然后揉成政府,就好像这个想法是由代表大会想到的,所有的人也是在代表大会的指挥下做的事情。”

店里的烤鸭送上来之前已经片好,宁曦动手给弟弟包了一份:“代表大会提意见,专家做解法,人民政府负责执行,这是爹一直强调的事情,他是希望往后的绝大部分事情,都按照这个步骤来,如此才能在将来成为常例。所以申诉的事情也是这样,申诉起来很麻烦,但只要步骤到了,爹会愿意让它通过……嗯,好吃……反正你不用管了……这个酱味道确实不错啊……”

宁曦开始谈美食,吃的滋滋有味,黄昏的风从窗户外头吹进来,带来街道上这样那样的食物香气。

宁曦间中询问一句:“小忌,你真不参加这次的比武大会吗?”

宁忌道:“也没什么厉害的。我要是参加少年场的,就更加没得打了。”

宁曦便不再问。事实上,家里人对于宁忌不参加这次比武的决定一直都有些疑问,不少人担心的是宁忌自从与母亲探望过那些战友遗孀后情绪一直不曾缓和过来,因而对比武提不起兴趣,但事实上,在这方面宁忌已经有了更为开阔的计划。

他早已做了决定,等到时间合适了,自己再长大一些,更强一些,能够从成都离开,游离天下,见识见识整个天下的武林高手,因此在这之前,他并不愿意在成都比武大会这样的场面上暴露自己的身份。

而往后去到其他地方,宁忌这个身份终究会给他带来比一般人更多的危险。他虽然仍旧年少,但在战场上见过了许多生死,便不会盲目地自大。相对于武者或是什么衣着光鲜的公子哥身份,一个游历天下的大夫,能够走得更远也更安全——毕竟谁也不至于随便杀大夫——这也是他近来不断练习医术、为人疗伤治病的原因。

当然,他心中的这些想法,暂时也不会与兄长提起——与家里的任何人都不会透露,否则将来就没有走的可能了。

他想到这里,岔开话题道:“哥,最近有没有什么奇奇怪怪的人接近你啊?”

“什么?”宁曦想了想,“什么样的人算奇奇怪怪的?”

“嗯,譬如说……什么漂亮的女孩子啊。你是咱们家的老大,有时候要抛头露面,说不定就会有这样那样的女孩子来勾引你,我听陈爷爷他们说过的,美人计……你可不要辜负了初一姐。”

他一个才十四岁的少年人,说起美人计这种事情来,委实有点强作成熟,宁曦听到最后,一巴掌朝他脑门上呼了过去,宁忌脑袋一晃,这巴掌从头上掠过:“哎呀,头发乱了。”

他整理头发,宁曦哭笑不得:“什么美人计……”随后警觉,“你坦白说,最近看到还是听到什么事了。”

“也没什么啊,我只是在猜有没有。而且上次爹和瓜姨去我那边,吃饭的时候提起来了,说最近就该给你和初一姐操办婚事,可以生孩子了,也免得有这样那样的坏女人接近你。爹跟瓜姨还说,怕你跟初一姐还没成亲,就怀上了孩子……”

宁忌原本随口说话,说得自然,到得这一刻,才忽然意识到了什么,微微一愣,对面的宁曦面上闪过一丝红色,又是一巴掌呼了过来,这一下结结实实打在宁忌脑门上。宁忌捧着脑袋,眼睛缓缓地转,然后望向宁曦:“哥,你跟初一姐不会真的……”

宁曦一脚踹了过来,宁忌双腿一弹,连人连椅子一块滑出两米开外,直接到了墙角,红着脸道:“哥,我又不会说出去……”

“你你你、你懂个什么你就瞎说,我和你初一姐……你给我过来,算了我不打你……我们清清白白的我告诉你……”

“我学的是医术,该知道的早就知道了。”宁忌梗着脖子扬着红脸,对于ChéngRén话题强作熟练,想要多问几句,终于还是不太敢,搬了椅子靠过来,“算了我不说了。我吃东西你别打我了啊。”

“吃鸭子。”宁曦便也豁达地转开了话题。

兄弟俩随后说着些琐碎事情,吃完了一整只烤鸭和各种配菜——他们自小都修习内家功,消耗大饭量也大——宁忌偶尔瞅兄长一眼,对于某个禁忌的事情倒是好奇起来,决定下次与初一姐见面,要偷偷给她把个脉。可惜他往日跟着下乡时只当拎包助手,后来长期在军中治外伤,喜脉倒是从未真正号过,也不知道能不能号出来。要是号出来了可得警告他们快点成亲……

不过该怎么说呢?要是在初一姐面前说,免不了又挨一顿打,尤其是她要是有了宝宝,自己还没法还手……

兄弟俩此时各怀鬼胎,饭局结束之后便干脆利落地分道扬镳。宁忌背着医药箱回到那仍旧一个人居住的院子。

这时候夕阳已经沉下西面的城墙,成都城内各色的灯火亮起来,宁忌在房间里换了一身衣服,拿着一个小小的防水包裹又从房间里出来,随后翻过侧面的院墙,在黑暗中一面舒展身体一面朝附近的小河走去。

成都城内河水众多,与他居住的院落相隔不远的这条河叫做什么名字他也没打听过,如今还是夏天,前一段时间他常来这边游泳,今日则有其他的目的。他到了河边无人处,换上防水的水靠,又包了头发,整个人都变成黑色,直接走进河里。

远远的有亮着灯光的花船在水上游弋,宁忌划着狗刨从水中流畅地过去,过得一阵又变成躺尸,再过得不久,他在一处相对偏僻的河床边上了岸。

脱掉水靠放开头发,抖掉身上的水,他穿着单薄的黑衣、蒙了面,靠向不远处的一个院子。

熟练地**而入,宁忌在后院的阴影里走,不多时,又沿着墙壁、爬上屋顶,四处巡查了一番。这是一处三进的富人宅邸,居住在这里的人看来还并不多,最后方的院落是一处绣楼,有丫鬟与下人嘿咻嘿咻地将热水提上二楼的房间,宁忌在楼顶上看了片刻。

“这么早就洗澡……”

他心下嘀咕,随后想起今天与兄长说的生孩子之类的事情,便从楼顶上爬下去,在二楼的外墙上找了一处落脚点,探头往窗户里看。

这个观察的位置很好,不光能看见窗户里,而且也能看见院子前方的许多事情。

房间里洗澡的热水已经放好了——宁忌是很奇怪女人夏天洗澡还要热水这回事的,但想起这绣楼中的女子总是一副郁郁不欢的样子,身体必然很差,也就能从医学上解释得过去。

不多时,一名肌肤如雪、眉如远黛的少女到这边房间里来了,她的年纪约莫比宁忌大个两岁,虽然看来漂亮,但总有一股忧郁的气质在眼中郁结不去。这也难怪,坏人跑到成都来,总是会死的,她大概知道自己难免会死在这,因此整天都在害怕。

由于早已将这女子当成死人看待,宁忌好奇心起,便在窗户外偷偷地看了一阵……

然后,前方的院落间,有数人在说笑之中,相携而来。

有偿代找电子书。

需要请加微信(miezhangge)。

可代找各种小说、电子书、畅销图书。